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給自己獨白:一直不敢說明白的夢想

很久沒有重啟的一個系列。 想著也覺得有趣,怎麼幾次間自己的人生、境遇與心態都差上這麼多,卻總是還能用「給最最私密的心情」這樣像孩子一樣的話。

恐怕我從來都不誠實,只有對文字才能暢所欲言。

空忙的日常。時間很無謂的過去。
 
其實不管是夏日或是秋天,不管是下雪或是美好的晴天。心情一旦擁塞了起來,還是依然會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光是想著一整天,到底要不要做什麼樣的事情,就可以困守一個早上。
 
然後中午了,吃飯。然後吃飯了,一個下午,晚上,一天就過完了。
 
在食物裡嚐不到應有的美味,也很難講清楚哪一件具體的事情讓自己煩心。於是大多是想辦法想著想著,因為懶洋洋而隨意的歸因。咎責著不順的心情,工作的份量,或沒有完成的進度跟總是成山的壓力。
 
邊開著車,邊想著,自己對於學術有的時候那種近乎苛求般的執著、認真,怎麼就不能放置在生活之中?
 
那種對於溫柔、思想激盪的嚮往,為什麼就不能激勵自己真的做些什麼事情?
 
直到今天洗澡答案才漸漸湧出來。
 
在擦著澡,洗去身上的泡泡時,我想著自己究竟在乎自己到什麼樣的程度。我想著身邊人事物的更迭,想著自己的體重、身高,想著自己其實有時候不太夠注重身體。
 
並且發現,自己真正在乎喜歡一個人,想要在一起的一個人,其實也就是一個可以好好在乎、好好照顧自己的人。
 
這才發現,其實自己的人生裡最重要最敢於大聲說出來的,是一種「被別人需要的」的需求。
 
想著自己快樂的時刻,其實都擔負著一些人的眼光、期待。像是爸媽開心的眼光,像是「第一名」這樣的一個頭銜,或是同學、朋友眼中的「書卷」、「大神」。雖然總是訕訕的說自己不敢稱呼自己,但是心中其實是在意著的。
 
因為在意,所以真正成功的路程上,其實是把自己這種被別人的需求,結合到目前的工作狀態。總是在講著別人需要我的時刻,覺得自己才神采飛揚。覺得自己能夠聽別人說話、煮著大家覺得好吃的菜,作別人覺得的好厲害的份子,才覺得自己好像結結實實的活著。
 
常跟寶寶說,自己的圈子很在乎獨特這件事情。
 
不過我好像忘了自己高中以來就發現的事。就是自己其實很平凡,很平凡的一直在像個煉金術師一樣,冶煉眾人的才華、文字與想像力,才能變成一些自己的作品說法。總是在別人的期待與關心的眼神中,得到滋養與成長。
 
也因此養成了自己深愛觀察別人的個性,總是能從最細微的語詞中察覺到悲傷、不滿、快樂與欣賞。能從最平凡無奇的對話之中,抽取自己在意的別人的期許。
 
然後緊緊的抓著這個期許活著。
 
而出社會之後的我一直想不通自己為何如此茫然。好像總是在對人尋找某種「對的想法」或是「對的身份」的詞組。能夠在跟長輩、平輩甚至是自己關心的親朋好友之中,說出最理直氣壯,毫髮無傷的一段話。顯示自己足夠扮演一個年輕有為、充滿夢想的角色。
 
而這樣的扮演稱不上痛苦,但卻很是消耗心神。所以在回神的那一剎那,才總有些發現自己已經走了神許久。然後一直一直的體會不清自己身上的不解與氣悶。
 
想起曾被人說自己是個適合當人最後一任的男朋友,適合當爸爸,適合當照顧人的角色。
 
其實仔細想想,是男朋友、爸爸與照顧人這些角色,才能讓我感覺到活著。
 
 
也是總在這些角色的幻覺之中,我總是在開玩笑,還有與朋友們說著,說我好想要念輔導諮商。叨叨的在腦袋裡想著,總是一趟一趟的跑著心輔中心,是不是其實覺得自己真正的使命在那裡?是不是覺得想要在真正幫助人的科目上,才可以體會到人與人之間的問題與答案?
 
昨晚跟朋友講著,說著自己在意的其實不是那個特定的學科,而是某種願意走下去跟養活自己的答案。
 
如今想,人生真的要因為養活自己而去唸書嗎?
 
覺得自己真的要在這條路上走著嗎?
 
覺得真的有人願意聽我說的這些煩惱嗎?有人願意替我認真的解答嗎?聽我煩惱,聽我找著人生的結局,或是甚至打我一頓叫我要找到自己的路嗎?
 
好吧,我想我身邊的人都太溫柔了。
 
 
好像唯一能夠離開的解答,是在這些紊亂的生活之中,找到別人對我的需求。
 
學生、老師、或是朋友。都好。在眾多的為了生存而做的許多努力,意義不明的事情之中,可以感覺到這個社會想要聽聽我說的話,想要看看我對世界的看法與解答。
 
想聽到一句,你說的東西我們很想聽。
想知道自己腦袋裡想著、想要講出來的東西,畢竟不是只存在世界這幾秒鐘。而是可以在自己敲出來寫出來的當下,就被某一個好幾個好多好多個人記住。
 
 
真正的大文豪與偉人好像從來都沒寫下過這樣的話。這樣想來,我大概從來都不是一個偉人的命。只是一個想要在自己活著的一輩子之中,真正真正的被人需要的人。
 
 
也許我太早長大了,因而覺得青春期反而好痛苦。
 
看著別人的掙扎著踢走社會期待。我則掙扎著在人群之中表現著跟他/她們一樣的反抗,一樣的特意獨行。演出一樣的多才多藝,說出一些讓人摸不著邊際的話。
 
掙扎著離開青春期,賺錢,然後在薪水來的時候喜孜孜的覺得自己第一次養活了自己。
 
終於所謂的生活的需求可以滿足自己。
終於所謂的約會不再puppy love。
 
可以走出掙扎,專心的黏在社會這張巨大的往裡,努力編織,讓人看不出自己究竟想要掙扎還是想要藏起來。
 
 
也許從不是個反逆的人,個性總在主流與非主流之間徘徊。而我真正在乎的從不是怎麼成就自己的風格,而是在很多人的期許之中,找出最溫柔舒服的路。
 
總覺得自己很虛弱的,害怕著的想著這些心事,深怕一旦這樣想著,就沒有那些衝勁讓自己好好的「為未來奮鬥著」。乾乾的想著Ph.D,想著出版文章,想著幾年以後自己可以指導學生和追求知識。

我甚至想著,有時究竟是知識需要我的存在,還是我僅僅依著知識來傾吐我的存在呢?
 
好想有人告訴我怎麼活著。好想啊好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