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stats期中考前想家的拉扯

學期進行到中央,書與寫作、工時、加班與研究都已經在一個瓶頸之上。

剛剛拋一項焦慮感,而緊隨而來的是考試、工作、考試、研究、閱讀與永遠不會完成的寫作。

侵蝕信心的低落才剛剛退去,對於生活充滿掌握感的力量才剛剛提起來。

才剛剛覺得自己掌握了焦慮感的起起伏伏,思念與想家就開始默默的填滿心靈。

想家對心靈的佔領是很小心翼翼的,

想家是反戲劇化的,從不在某個精神脆弱或感情起伏的時刻到來。

相反的,想家總是在某個平凡到不行的日子,依附著某個怎麼也想像不到、預防不了的情境蔓延出來。


一個對於氣味的錯誤判讀、一個對於一撮尾髮的過度細心研究、
一個因為嗜睡而模糊的視線、一個因為誤聽美國朋友講出了台語

忍不住笑出一聲,然後默默地想著。原來不是在這,not here, not now.


因而忍不住發楞。放學後因為緊接著而來的風雪,等公車時忍不住讓自己出外被斜斜飄散的雪堆給擊打著。

也意外發現,發楞的過程中人真的不太會怕冷。

細細研究領口的雪花形狀。

戴上手套抓一把雪丟向旁邊的樹幹,看又再次初鋪上的雪片在樹皮上映出明顯的白色殘留。

這不是個最累、最焦慮或是最不勇敢的一天。

不過是總有這麼一天,會想要把自己已經投資了許多的自我認同,價值感與成就感挫折感,跟已經過熟了的日復一日分別開來。

身體像是運用這樣的機制自我修復(顯然我正在讀統計),以避免這個有限的空間中,畫滿了無聊的印痕。


憑空想起了清大水木燒臘的魚排便當的口味,想起坐在總是會看到油漬的桌上,再一次吃,並覺得幸福。

總有這麼一日,在留學與離家的日子中,在日常生活中死去。

在想念與想家所建構的世界裡,醞釀著不太怎麼漂亮的一段隱喻。

說自己的前台未來,後台是從前(我也剛讀完Goffman)。

人跟人之間,人跟環境之間互相給予意義,剛上完統計課跟朋友應酬完的我懂。

但不是今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