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41031 小朋友要糖trick or treat






結果準備了一整碗的糖,只來了兩個小朋友,可能是家裡的裝飾不夠明顯吧。
 
第一個小朋友印象比較深刻。大概在五點左右有人按門鈴,下樓去看,是個20歲左右年紀的年輕人,說著"trick or treat"。我有點詫異的看著他,他又重複了一次,才指向旁邊的小朋友。我有點迷惑的上樓去拿東西。
 
小朋友拿著一個孤伶伶的塑膠袋,很害羞的走向前。我打開一點門縫,請他自己拿。他拿了一把,又抓了一把,遲疑了一下,又抓了一把。最後又抓了一把。
 
我大概在第三把的時候有點小小的後悔,眼神緊緊的跟著他,覺得有點擔心他把糖果都拿光。
 
現在回想起來有點後悔,說不定這是他唯一能拿糖的機會呢。
 
回到客廳,跟Chris聊起來,兩個人都不約而同想到上一次在Walmart碰到的祖孫,那個無法買下忍者龜裝扮,並且在車上玩得好開心的小朋友,讓人好是感傷。每次回想起來都還會有些酸楚。
 
回想起來自己的模樣與其說在符合文化,瞭解文化,站在小朋友的角度,倒比較像是在施捨自己的生活的碎片。想想,這些人也一樣繳交稅金,但是養起我們這些「外籍學生」,作他們的Ph.D(雖然有工作),但是領著高薪,讀著書,預備著有一天讓自己往最上層的工作爬。怎麼想,都還是覺得有點傷感。
 
吃了一點糖果,巧克力很甜,美國的甜食社會,充滿著對於階級的不公平。覺得砂糖曾經在十九世紀是身份的象徵,但是在美國大量生產之下,糖果變成雙重的邪惡。渴望來自於商業,大量生產則來自於剝削。
 
第二位小朋友打扮的比較仔細,開門的是Chris,是個打扮成骷髏的孩子。Chris說,take whatever you like,我在門後有點想竊笑,因為這樣說聽起來也太大方了。對方的爸爸也跟在身後,是個白人的爸爸,身材壯碩,有點無所謂似的開了玩笑說「那我們就拿走整盆好了!」
 
不清楚在他眼中的那種不知所謂,是因為覺得累、覺得好玩,還是純粹的覺得陪小孩有些de-masculine呢?
 
邊走邊唸著不知道為什麼都要家長陪,Chris說應該是因為附近的治安不好,天黑了的緣故,想想有道理。但是轉頭又一想,自己竟然就這麼輕鬆的接受了這件事情,但是住在房子裡也就沒想太多,覺得想起來滿可怕的。
 
後來晚上就沒有小朋友來要糖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