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4/10/29 讀完宗教倫理基本形式有感(證明自己)

 



來美國之前,覺得一切都是要「證明自己的能力」,因此奮力的學會了很多事情,準備了一個夠結實的故事、校正了自己的腔調。開學的第一天特別緊張,想要表現的「完美」,讓同學感覺不出來自己的那種不確定性,還有緊張感,深怕那些東西漏了底,讓自己顯得不那麼像是「被決定的人」。
 
然而,越是進入研究所,越是發現這件事情沒有那麼重要。或應該說,跟美國社會的風氣鑲嵌在一起。所謂的「證明自己」就只是證明自己,沒有在網絡中有什麼絕對的意義。跟台灣相比,在一個新的群體中證明自己,至少在學術的社群中證明自己,沒有先天性的作用。因此去表達自己的身份、地位、出身只會讓別人覺得有趣,不會讓別人建立一種先天的價值感。
 
這種關係有點像新教倫理,強調救贖來自於個人想辦法得救,也來自於個人要想辦法組織自己的生活。
 
另一方面,覺得「證明自己」已經變得不是那麼重要。令人驚奇的是同樣的社群,同學們彼此是如此的合作、共同成長,並且對於彼此的生活毫無保留的關心。幾乎像是沒有什麼門檻似的,一下子撞進了許多人的network(像是Gowoon今天的邀約:明天是她生日;還有之前Christine的邀約)
 
一方面,研究所好像注定限制了大家交友圈的大小,因此大家當知道的這種限制,自然也就想辦法在這種圈圈內,盡量跟大家都保持好關係。因此也不用想得太過於political,大家也就是想辦法have a good time。另一方面,從這種想法出發,也是一種設群與工作關係的考量,彼此建立起研究的合作基礎與討論的方式。
 
因此,研究所的過程不只是學習方法、讀書技巧與生活安排,還加上一層,如何進入學術這個社群,還有在裡面相處的一些反思與處事之道。想想老師們常常提到,在學術conference上大家重新見面,聊天與socialize,不確定這種dynamic是否就是「得救」?還是solidarity,但總之目前的想法是盡量多看多聽,並且能夠參與就盡量讓自己參與。
 
前提是,在學習方法、讀書技巧、生活安排之間,取得平衡。
 
只是所謂的平衡不再只是「作好人」與「證明自己」的能力,這邊大家都假設彼此有很好的能力,也不會玩「謙虛」的遊戲。

很不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