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關於留學的編年體(不是心得文)

 --2011年七月

畢業,忙著找老師們談論自己的未來,忙著準備「梅貽奇獎章」。跟大家拍完許多照片之後,心裡總是想著還剩下許多時間。於是開始寫作簡單的作品,讀一些簡單的英文書。考了第一次的GRE,慘敗。

搖搖欲墜的生活正在尋找重心。


 --2011年七月

破滅。然後旅行。記得太陽、記得雨,記得騎車時引擎的低吟,記得路途的滾燙與狼狽。

不記得自己說過哪些話。




 --2011年八月

生活中的低潮。以週為單位,以紙筆展開救贖的路途。彷彿希望從石墨與橡皮擦屑的觸感之中,找到思緒集中的理由。

創作以小時為單位,疼痛則以次數為單位。滲透力強大的語言,導致生活至今,都時常被人提及那段時間自己信心的隕落、對於快樂、平凡這些事物信任的幻滅。

這段時間的重心是酒類與對於感情的哲學思考。


 --2011年十二月

重新說英文,重新像包餃子一樣,把生活周遭的感情抓取回來。

咬到的食物第一次會燙了。

我好像從那時候開始學會了那種,微微地笑,不是真的,也不是假的。



 --2011年~與2012年一月

球場上自己很渺小,學會面對現實也是如此,發現到自己的渺小。

不過總覺得自己除了在泥土上回想著自己怎麼奔跑,還有偶爾接到幾球之外,壘球的美麗之處在於

每個人都知道你在那邊,不會被遺忘的感覺。

不過人生其實沒有三振出局。

因此我想我喜歡守備,多過於打擊。



 --2012年五月

凌亂的生活安頓到了苗栗。一個對自己別無所求,甚至有些靜止在過去的小鎮。

我努力適應制服所代表的僵硬與僵化。

還有學生的活潑、熱情,還有那些令人悲傷的中輟、逃學、叛逆和青春期的故事。



2012年六月

耽溺在想念之中。對於自由開始感到習慣,於是開始寫作,開始喜歡躺在操場上想事情。

開始跟學校老師打球,也開始重新訴說自己出國的夢想。



 --2012年七月

像螞蟻一樣爭著自己的存在感。

工作很忙,很徬徨。


 --2012年八月

認識了小茉莉,短髮的小女孩,還沒開始畫畫,還沒開始善於講故事。

只覺得自己心中回到一個零的狀態。

開始關心身邊事物的形成的道理,開始又喜歡解說社會、自然與故事給別人聽。




 --2012年十月

忍不住要了facebook。

於是,故事的第一章,是表演工作坊,還有國美館。

多麼始料未及的組合。




 --2012年十二月

值得記得的是曾將生命交給第一次嚴肅的占卜。

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路還滿單純,只是選擇仍然一樣困難。

那時候對於出國的想望,還是一種隱喻。





 --2012年十二月

拿到了托福的104,接下來的兩年都僅僅依靠著它,很緊密很緊密的保護著自己的自信。

啊,偶爾也會有孩子送來的點心,

連照片都是甜的。





 --2013年一月

替館中架好了好幾個網頁,替校長打了許許多多的字,忙碌得不可開交。

所有的東西都一一送出,按照在忙碌之中精心策劃的那樣。

曾經在休息室寫了很多很多東西,被蚊子叮,只為了不要被房間的紊亂給打擾。

輔導到了另一位女孩,眼睛很大,生活很複雜。

很真切的感覺到自己身為「男人」的身份,於是發現很多工作不只是需要一顆柔軟的心,有時也要一點點賣力塑造的長相。

跟對於性別的一些天份。

收到第一封拒絕信。



 --2013年三月

二月退伍,然後出走。

從九份到中壢再到台中。

收到眾多的拒絕信,發現自己原來看到每一封都還是會想哭。

於是讓自己走入了研究之中,找了份得體的稱號,住進去。

第一次計算因素分析,作文獻探討然後真正的接近研究的生涯。

做了第一次退稿,覺得自己假想自己有點點的重要性。

收到印章的同時,幾乎也已經把所有的拒絕信收過了。




 --2013年七月

前去一個不太熟悉的千年王國,感受到戰鬥民族的冷漠與熱情。

一手拿刀,一手拿吉他。

一個詩人與政客並生,酷熱與酷寒都存在的社會。

人們不談減肥、健身,而是說些看不懂的書,喝便宜的伏特加酒。

從雜貨鋪才能感覺到一個城市的真實存在,

從地鐵的古老才可以看出文明的厚實。

覺得莫斯科的美麗不太適合用來體會,而是適合用來回憶。

而我從在最古老的建築中尋找共產主義、理想化的斧鑿痕跡

似乎想讓自己的血液裡也多少有點左派的養分。



 --2013年八月

開始努力,沒日沒夜的補習結束。

進入寫文章、猜題、反覆練習,被背單字與寫作文弄到精神分裂的日子。

我恨GRE,那時真的是這麼想的。



 --2013年十月

第二次GRE準備考試,崩潰與感傷齊發。

前一年的虛弱不打一處而來,

四面的消息都在提醒我自己的渺小。

困守工作,還好偶爾會旅行一下。

喔對了這個月有不吃牛肉的習慣。






 --2013年十二月

在電話裡沒自信的哭了。

回了清華一趟,在風林小徑走著走著,緊握拳頭想起自己曾經那麼的想要作個學術人。

寫不出好的SOP,雖然也感性的通過了十一月的GRE考試。

遇到當機,但是還考得更好。

只能相信人總是在機遇中求生存。

越長越高。





 --2014年一月

選了第二十間學校送出去,覺得自己很瘋狂。

但是對於想錄取也進入瘋狂的狀態。

百無聊賴之際,只覺得孤注一擲。

值得慶幸的是終於寫好了屬於自己的第一篇文章,而且也當上了作者。

孤注一擲。






 --2014年二月

再次收到拒絕信。

對人生的想像持續在破滅與重建中。




 --2014年三月

錄取的第一封信。很低調的語氣。

Please find attached your offer letter.

我的想像在歐陸展開,我開始借用課堂讀起<<瞧這些英國佬>>

覺得又興奮,又神秘。

第一次打電話去英國,感受到英語的抑揚頓挫。




 --2014三月底

紐約紐約,的紐約NYU。

興奮了好久,直到跟沈秀華老師談過之後才冷靜下來。

並且意識到究竟要花上多少錢。

難過了好一陣子。

覺得自己被拒絕的好多,接受的好少。

但是看了好多好多的We regret to inform you,看到Congratulation還是會很興奮。




 --2014年四月

谷底,來了Friedman教授的信。

期待飛上雲霄又不敢太過於開心。

倒數兩位、一位,然後錄取。

四月九號、十號。

the day。


 


--2014年五月

閱讀,放鬆,終於理解到自己的處境。

忙碌著訂機票和寫信、想事情。

跟Friedman教授通過了電話,口中唇齒不清的英文,終於才讓自己認識到了現實。

月底,參加TSA的同學會,認識了未來的兩三位同學,加入社團。

生活上軌道,見了諸多朋友。

準備與台中道別之際,才發現更多的驚奇。

跟羽球的隊友開始聊天,也開始準備道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