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年紀與年記

 年輕的時候,小的時候,對於喜歡的東西都有種莫名的投入感。在時間還沒有很珍貴的那些時刻,像是高中以前,像是大學自在揮霍青春的時刻,總喜歡對自己、對別人宣稱一些龐大的承諾。

像是,我一輩子都要好好的當個浪漫的詩人/好男生/社會學家/博學多聞者。

這些想法與夢想於是像是生活中的隱台詞,時時在特定的時機裡,適時的點醒走了歪路的我。或是更多的時刻,是當自己陷落在生活的瑣碎平淡之中,可以把自己的視線重新聚焦,然後走向路途。

工作了以後時間飛快。

但是夢想、承諾與宣稱變得無比困難。多數是因為生活中除了薪水之外,太多的事情難以抓取、難以固定。某個朋友在下一秒可能選擇與自己生氣,然後從此因為不知名的尷尬,而再也失去解釋的機會。某個原本聊得來的熟人,突然冷淡的不再回應facebook的訊息,那個「已讀」於是在那裡靜靜的怔著,失去了一切解釋的能力。

年輕時最擅長揮霍承諾。

最巨大的宣稱是自己曾經覺得自己很是浪漫。那些青少年時的狂曲,那些對愛情、親情與友誼的宣稱,差不多剛好都在那時候顯得過老。人生中於是有種微妙的逆轉:年輕時想要靈魂的老去,成熟了之後又希望自己永遠像是青少年。

於是年輕人揮灑對於成年、成熟的想像,長大之後則讓回憶住滿生活中每一個細節。


然後對於我來說.....

感情緊縮在兩個月之中,生活中好像除了政治、社會與枝枝節節的紛爭,不再感受到值得紀錄的事物。但如此一來,在回憶的時刻卻顯得生活頗為單薄。

我總是記不起來,去年我在洪仲丘事件的時刻,除了憤怒之外,我做了什麼,吃了些什麼,感受了些什麼。

想不起除了憤恨政治的反覆無常,詭譎多變的國際情勢,還有總是猙獰,卻又狡詐的國際與國內景氣。永遠不調漲的薪水,一代又一代嫡傳的世代鬥爭。

在這些之中,我獨自的存在感,只容納於那些片段的紀錄。

乾笑。發現除了自己的驕傲自大以外,一切的主義全都靜悄悄。

然後對於我來說......

吃飽了睡睡飽了吃成了奢求之外的奢求。每個生活中的平凡事件總是有一套完整的分析方式可以加以解析,進而添加了多數是煩惱,少數是娛樂的看法。像是這個熱狗堡到底有多少熱量啊?吃飽了以後躺著,肚子的成長會不會高於知識?這時候睡覺是不是浪費了讀書的時間?讀書到底要讀什麼呢?讀書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蒙受成長所困,年紀變成值得說嘴的事,也變成不能啟齒的害羞感。在申請完學校之後,聯絡著周圍著人,才發現自己太過於年輕就已經被機會祝福。打著羽球聽著旁人說,啊,78年次好年輕喔。

想著,到底會多麼快這些句子就消失在生命之中呢?

從前熟悉過得一些句子,像是「啊你長得好可愛!」、「小帥哥。」、「眼睛好大喔。」、「這樣很瘦很好看」、「你講話好好笑」。全都要習慣去接受他們的消失就跟出現一樣頻繁。

生活中跟自己交集的地方變得很多很多,跟自己吃飯的時間變得很多很多。很多小時候不願不會的事情,現在可以輕鬆自在的做出來。像是,在攤販中多的地方,舉手拒絕然後快步離去。

但是我也變得冷淡、冷漠了許多。偶爾會違反交通規則,偶爾不再那麼堅持自己的浪漫。不再像個有準則的人,對於人際、說話、看法、思考,都有一套自己的主義。反之,長大的過程像是變色龍的養成過程,眼光低了,價值散了開來,只是偶爾把一些年輕時的準則拿來拼拼湊湊,告訴別人。

這是我。


一年之中間6/1,下半年是全新的人生。25也是人生的中間站,歇腳看看,一直埋著頭努力,忘記寫網誌、忘記寫日記,甚至忘了為自己的努力或不努力留下一些紀錄。不過還好,最近跟朋友聚一聚,才發現友誼失溫的速度還沒有那麼快。

一年又過去一年,寫年紀的故事,幾年之後也希望記得這年故事。

對人說:「啊,這還是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