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7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平凡者的囈語

 忍不住一再對自己發言,忍不住在閒下來許久之後的人生裡,不留下一些悍然的文字。

儘管生活有多麼的凶悍,我總是相信平凡的侵蝕力量有限;總有一天,浪漫依然會回來宰制自己的生活。

可惜這種相信在日復一日中,慢慢敗退下來。


於是生活中開始實現一種極度低分貝的展演。

如瘋子一樣看戲,如傻子一樣的演著,轟隆隆轟隆隆帶動了整個假面的世界轉動。


嚇一跳,在好平凡的一個夜晚驟然遇見純粹自我分裂的語言。

我從沒有學會的,在facebook與網路、手機更加發達的時間裡,以詩意的靈魂自我堅守,並且堅持著的努力,在網誌上讀到了。

年輕時的詩意與晚近的失意瞬間混成了妝彩,一整夜於是像個戲子

說著說不完的荒唐故事,分享說不完的夢想。

有趣的是,也是因此才發現了自己一直以來的害怕與快樂來源。

仔細回想起來,這幾天

在談論著過去、現在、未來的過程中,跌入深深的反省裡。
 
從跟遙遠幾百公里外的人談著自己不遠的將來。
 
跟自己身邊的人聊著五六七八年之後的生活。
 
突然覺得自己從小到大學會的那些理性、感性與同理心,全都沒有用處。
 
因為那切不是屬於回顧過去的能力,就是細細地品嘗當下。
 
但是長大的一部分竟然是教會自己怎麼讀懂幾年後的自己,然後自以為聰明的留下一片片麵包屑,循著成功一步一步向前走。

曾幾何時善於當今善於展演,但回顧已經是陳年的工作與能力。


一經朋友提醒,阿,有群朋友一認識已經十年。

離當年那群充滿抱負、理想,並且聰明與善良的群體,已經整整十年。

從前想像的十八歲,二十歲,已經離的老遠。

二十五歲的自己,能給自己更多的什麼想法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