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斷去與修補

傍晚的街頭。熟悉的放學路徑,熟悉的人去樓空。

走滿人的操場,人聲鼎沸但極為陌生的喧嘩。

寫給自己一段話,默默的用手機輸入,邊閃過陌生人的摩肩。

你只記得記憶中硬生生斷去的情感,渾身只剩下修補破裂的直覺與反射動作。」

像是給自己達到平衡的情緒,留個中性的紀錄。


你像是為了平淡的未來害怕,在凝視過去的照片時,緊盯著那些嘴角微笑的軸線,隨著逐間彎曲向上

你驟然,怕了。

你怕那個曲線總有一天會迎頭掉落,然後倒在地上重重地爬不起來。


你以為傷痕已經早在西元前癒合,因此多數的時候你只是把它拿來當童年一樣的故事來說。

輕鬆的眼神是小時候聆聽爸爸講自己編得故事時,那種深遠而精彩的眼神。

趁著一個人的時候,你則會不經意的/在意的撫摸著傷口,為曾經走過的顛簸仍覺得不可思議。

因此,反常的只是,當總是為了害怕而習慣性的撫摸,那象徵一樣的手法,終有一天仍然害你撕開了原本緊緊包藏的不安全感。


記憶讓人不敢接近,因為你覺得,記憶其實只是一直在反覆播送那些最值得害怕跟不值得的時刻;在那些你最沒有自信心的狀態下,它不只攻擊你所寫得文章、所做的工作、所抬頭挺胸的每一個舉動。

記憶更會攻擊的,是你如此相信它的態度。

於是你斷開與它曾有的一切連結,相信你不曾有過美好而不需疲憊的時刻。


你看見了背影,你一遍一遍看見了背影,一遍一遍看見了轉身離去。

在佈景之中落下了眼瞼,在城市即將熄燈之際,嘴角的斜度,剛好可以掛上夕陽。

你任由怒氣包圍你,讓理智之中還屬於可運算、可計量的自信心,還有內心、溫暖,全都減低到最少。

然後你也轉身離去,你也看見了自己的轉身離去。


你以為你會走失。

結果,沒有幾步你就知道自己該回頭了。


你的身體是那麼的符合規訓的標準,那麼的善於
修補不夠善意的謊言。

以至於你有時候會覺得,是不是其實就是小時候的自己,用好厚好厚的謊言把自己裹上,就可以騙別人自己長大了?


你對於那種直覺反應有些驚訝,對於平靜而單純的生活,覺得沒有必要抱怨。


你走回一趟記憶裡,跟著記憶走,聽著記憶跟你說話。

你聽著屬於斷去的語言,也聽著屬於修補的語言。


在潛意識還沒有作祟前,你發現你已經不斷不斷地在失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