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3/26寫在反服貿之中--談談你們的感覺和我們的感覺-給長輩們的一封信

我的夢想,一直都是,有一天,每一個人可以很自由的去理解另外一個人。在台灣社會中,我最大的夢想,就是有一天富有的人終於可以理解貧窮的人,善於讀書的人可以理解不善於讀書的人,還有,成年人終於有一天可以理解年輕人。

親愛的叔叔、伯伯、阿姨與爺爺、奶奶們,我對於你們的尊敬一直都存在。尤其是當我進入職場一小段時間之後,我終於理解到每一天跟日復一日這種感覺戰鬥,是多麼辛苦的事情。那種望著自己的鬥志、理想逐漸被消磨的感覺,就像舔著永遠不會癒合的傷口一樣,震震刺痛,像是療傷從沒有終止過,就要努力往前走。
社會遠比學校辛苦百倍,因為身邊的人、競爭者和敵人,永遠都不會等待止傷;大部分的時刻都是匆忙著蓋掩自己的傷口,然後匆匆前進。感覺起來,走著走著,只有用力的回頭,才會知道自己走了多遠了。因此,我敬佩你們終究在這種生活的難受與艱苦之中,走出了自己的路。走到了今天的人生,在社會上佔據著一個自己的角落,更重要的是,生下了我們。

是的,我知道總有一天我必須做著一樣的決定,對著一樣枯燥的生活玩味著自己的意義,探索自己的價值。我知道終有一天我也要讓自己的手上沾上他人的血汗,因為站上頂端而沾沾自喜的他人的失落。但是,在回頭看之前,我終究要先爬過一段荊棘叢生的未來。在那個過程中,淡淡地笑容和禮貌,並不會帶給我更大的幸福。有些時候,終究我還是必須說著自己心裡的話。

這幾天的台灣很亂,新聞很亂,每一個心靈都在尋找自己的答案。在我眼中,這是第一次所有的事情終於在很公開的情況下,讓身邊的人終於理解到,所有的事情都包括著政治、經濟、社會,還有每一個人的感受。


在最初的幾天,我感受到了「改變」慢慢迫近我眼中的未來,但是同時,在我身邊,我也看見了你們對於社會、對於行動的種種不同的感受。其中,有許多是我不解的,因此我花了很多天想要搞清楚這些。因此這一封信是寫給你們的,我也希望藉由我自己,能說清楚我們這個世代對於問題的感受。


我聽見你們的第一個感受,是你們覺得在學運的這件事情上,年輕人太過於激進,或是太過於不夠禮貌;逾越了自己的分際與規矩。

從大學畢業以來,我一直試圖聽懂這種感覺。我想我聽得懂你們對於這種「禮貌」消失的焦慮感。對我來說,對於你們而言,「禮貌」一直是秩序的核心。它不是我們年輕人淺碟的眼中,看到的對於秩序的一種行禮如儀,而是對於秩序價值的根本體悟,一種由於實踐到幾乎是直覺反應之後,最終能夠保障一切有秩序而得以依循的感受。

「禮貌」對於你們而言,是一直流傳下來的,對於你們的小時候而言,遵守著他們,意味著一種對於社會的信任與保障。這種乖乖的「守法」與「當個乖小孩」,幾乎就像是對於人生成功的一種保障,最終人們總會在機關算盡之後,體會到那個老好人的勇敢,最後善良的灰姑娘總會被看見,找到自己幸福的結局。對於你們而言,「禮貌」是一個代代嫡傳的存在感,透過行禮,你們可以感受到自己的位置,透過發著紅包你們感覺到自己工作了;透過終於被叫著叔叔阿姨,你們也感受到自己身份變動了。

講著這些,我想我知道「禮貌」對於你們為什麼那麼的重要:當你們用了一輩子的心力維持了這種平和與信任,為什麼下一代的我們可以那麼輕易的打破?在你們的眼中,這些如同暴民一樣的孩子,幾乎是囂張無法的打破你們對於充滿秩序社會的投資,把你們過去的「禮貌」存下來的資本,破壞殆盡。讓這個社會陷入一種貧乏而張牙舞爪的情境,是吧?

當了一輩子乖小孩的我,我想我也真的很懂「禮貌」是什麼。尤其懂得是遵守「禮貌」可以為我贏來什麼。但是,同時在我的人生過程中,我也是逐漸看著「禮貌」的價值逐漸瓦解的過程。

我的童年跟大部分的小孩一樣,很幸福,很單純,因此我的一輩子也過得很「禮貌」。如果你們曾經見過我,我就會像是童話故事裡的小孩那樣,點頭打招呼,乖乖的然後微笑。我知道那很可能會為我迎來掌聲,更重要的是可能為我帶來未來的種種機會。

然後長大的時刻一到,我會看到在學校裡教我禮讓的老師,在馬路的邊邊用力的按喇叭、闖紅燈右轉。我會看見叫我要對長輩恭敬的長輩,在公車上霸佔著博愛座假裝睡覺。然後,隨著社會越來越進步,生活的條件越來越富裕,我們的社會也終於越來越在意其他的事物。朋友之間,在意的是彼此相知相熟,師生之間,在意的是如何把知識吸收完之後,變成一個足夠大的包裹,可以整包帶去職場的面試,然後倒出來,像買汽車一樣買到自己可以用上十年二十年的好工作。

我看見的是大人們已經不再相信「禮貌」,但是嘴裡還是總是在教導著我們「禮貌」的重要性。
因此,我想你們不能怪我們總有一天會看透這個之間的矛盾。而在看穿了之後,我們終於會模仿你們。唯一的差別,是當你們還會被上一輩的種種規矩壓得喘不過氣,我們卻可能開始拒絕這種規定。於是,孩子們不只是叛逆,我們甚至不只是不聽父母的話,沒大沒小,我們開始用自己的想法來成就自己的夢想。我們不當律師、老師、醫師,想當小咖啡廳的老闆,想當舞者、廚師與科學家。

在我長大的過程中,社會的複雜程度加快的讓我幾乎無法追上。社會每一天帶給我的感覺,不是靠維持「禮貌」這種投資就可以安心的;至少,我們每一分鐘都得投資上百樣的事物,用力學會寫作,學會在年輕人的族群裡使用年輕人的語言推文,學會在爭奇鬥艷的街頭打扮的不失顏面,學會在逐漸失去青山綠地的社會之中,在電腦前面抒發自己過剩的精力。當我們想要學習的太多,當我們要面對的太多,我們總是太難去信任「禮貌」可以帶給我們什麼。

而往往,「禮貌」能帶給我們什麼功能,就是在面對你們的時刻。

那些,面試場合,我們重新穿起讓你們微笑的西裝、套裝,打扮成刻板印象中的乖寶寶;那些,跟你們的重要聚餐,總是出席然後保持微笑,少說話,用最簡短最精確的文字交待自己的當前成就,讓長輩滿意的呵呵笑著。那些時刻,我們才會把小時候學到的那些,像是從箱子中翻出陳舊的衣服一樣翻出來,然後穿戴整齊,去表演一場給大人看的秀。

說功能似乎太感傷了,但是「禮貌」卻也是我們最能回應你們的一個作法。面對你們巨大的犧牲,我們只能用你們所最珍視的那些價值,好好的活著,好好的給你們看著。

因此,親愛的你們,我想你們不能怪我們那樣的不喜歡「禮貌」這個字。

第二個,我想你們一定也有很多人覺得,這場運動像是場巨大的胡鬧。明明我們該知道社會不會因為喊喊而改變,明明我們該知道衝進會場會耗費巨大的成本,會毀棄桌椅、會弄壞民主體制,會讓原本應該充分服務選民的立委完成他們的工作,會讓原本該進行的法案無法進行。因此,我們不該胡鬧,應該讓社會早點回復到正常。

是嗎?

我不希望強逼你們站在我們的角度看問題,但是請你們在意這一點:這個協議對於接下來我們的十年,影響力遠遠大於你們。

十年之後,你們退休,或是開始準備退休。你們有人開始退居第二線,開始把競爭力交給下一代。開始仰賴我們將退休制度勇勇敢敢的撐起來的時候,我們則要為我們現在的一個大決定,負責。對你們來說,這點很遙遠,但是對我們來說,則是已經壓到眼前的生死存亡。

如果,今天我說,為了台灣的前途,希望現在快要退休的你們,不用多,把退休金砍掉百分之二十,以便讓這個制度不要倒下來。你們願意嗎?

我猜,第一時間你們也一定是抓狂吧,一定也很想拍桌子、很想去罵一罵那個作這個決定的人,腦袋裡則用力的想著該怎麼樣才可改變這樣的結果。請告訴我,你不會用盡一切的力量去祈禱這件事情改變,甚至為了這些走上街頭。然後,發現走上街頭沒用以後,你會乖乖的回家乖乖的讓退休金被砍掉。

如果不是,那你們一定能理解我們為什麼這麼害怕眼前的問題。

沒有胡鬧,只是我們不想只是祈禱而已。

請原諒我也一樣對你們的退休金問題,第一時間也很可能不聞不問,但是,當你們終究上街抗爭了之後,我不會選擇諷刺你們,我只會覺得,那有一天也可能是我,所以我同情、也支持你們。所以,你們為什麼會覺得我們在胡鬧呢?

如果有這麼一天,當你們走上街頭,為了自己的退休金抗爭,我只是坐在家中等待著電視把資訊給我。聽完,認為你們「很可憐」,而且只是鬧鬧而已,沒人會聽你們的,對你們來說,又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學生就是這樣的一群人,遠遠地被低估,永遠沒有巨大的社會權力、資金和武器,他們甚至不會無中生有的擁有勇敢。

請想一想我們為什麼這樣做,為什麼我們覺得在這個特定的時刻,不用力,我們就會失去一切。

最後,另一群的你們說,我相信你們的勇敢,但是你們可以不用採取這樣的手段。我聽見,我聽見你們很試圖告訴我們「理性」很重要;法制很重要。

是的,理性很重要,法制也很重要。

教會我這個的,多數都是在你們之中,我最敬佩的一些人,包括我最尊敬的爸媽、訓練我的老師們,還有許多讓我懂得智慧的長輩。是的,我也多少懂得理性,我也非常尊敬法治。

但是法治的價值其實永遠都在穩定的社會之後,法治的價值也總是在我們對於國家、社會的基本價值得以完成之後,才能盡力去遵守的。那些價值,像是自由、平等、人權跟民主。

你們也許會說,我在唱高調,我們的年輕讓我自己因此只在乎那些價值性的東西,而忘記了關注日常生活中的秩序。

也許,你們也會說,我們並沒有真正的失去那些自由、平等、人權與民主,因此我們只是一群被寵壞了的孩子,因為一些被煽動的理由,在不對的地方大聲喊叫。

但是我仍然要請你們想一想,當你們為了生活作出了犧牲,當你們為了生活去彎曲你們的腰,去忘掉了你們的夢想,並且去追求一個社會所要求你們的「法治」,做個乖乖牌,做個好人民、好學生、好朋友、好爸媽。你們除了希望我們好好長大之外,不是也就希望我們將來,不要對這些事情視為理所當然嗎?

小時候,我所熟悉的教室是鋪著青石的地板,冰冰涼涼的。但是,一點點的灰塵,它看不見。長大以後,我看到的很多教室是木板的,或是磁磚的。一點點的灰塵,一點點的裂縫,變得好明顯。於是我們用力的擦著,用力的把破洞補好。

為什麼?不就是因為已經那麼努力的變得更好了嗎?

因此,請你們幫忙,站在我們的角度,在你們已經努力的民主上,一起修補那些裂縫,一起掃光那些不應該存在的灰塵。請陪我們一起用磁磚的背景來看潔白無瑕的社會,不要要求我們回到青石子地板。我們不怕,只是不想。

最後,謝謝你們提醒我們溫和的手段很重要,像是繼續靜坐、繼續等、等待更多人響應。

請原諒我們不擅長等待,因為每一分鐘你們失去的是耐心,我們失去的則是你們說的「競爭力」。我們用時間、空間與耐心,希望換來的不過就是你們的聆聽。對於很多人而言這是場巨大的鬧劇,但是夠大的表演總可以引起人們的關注,尤其是假如你們只希望過路看看,那請你至少不要說我們不夠用心。

然後,這不是一場鬧劇,當我們用力的在舞台上揮灑,我們不只是希望掌聲,我們更希望你們看到我們的努力。

親愛的叔叔、伯伯、阿姨與爺爺、奶奶們,我對於你們的尊敬一直都存在。你們創造了世界,創造了台灣的社會與前途,讓我們多數人溫暖的長大。你們認為我們變了,其實我們沒有。我們聽進了你們每一個建議,我們試著禮貌、試著不要胡鬧、試著認真,試著理性與試著當個遵守法治的人。
 
只是,這一次,請你們聽我們說。

請你們理解我們,就像我們曾經試著進入你們的世界一樣。

請你們陪我們趕走不正義,也請你們記得曾經流過的血,看看我們曾經流下的淚。

因此,當有一天我們終究要變成你們,我們可以記得你們的好,記得你們聽見過我們的低聲細語和大聲哼唱。

唱著自由、尊嚴、平等、人權,以及這片土地多多少少的美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