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未經許可的聲音

一個人的日子過久了,大部分的事情都靠著自己。

自己賺著錢來供給吃住,自己要記得加油,才可以從這一點移動到那一點。大學時期以前的那種,對於他人的依賴,已經全然拋諸腦後。仔細回想起來,受寵的日子好像過得很快,反而是這些掙扎著、學習著的時間,反而過起來特別漫長。

於是,也開始學會很多事情靠自己一個人來做。

一個人吃飯是第一件事。學會拿起筷子不需要太端莊,佔好了桌子的一角,就開始大啖食物。

不過,唯一的缺點是當幾天過去之後,挑餐廳就會變成最令人煩惱的事情。往往不是因為東西太多,而是東西太少。但腸胃偏偏就是那麼刁鑽的一種生物本能,好吃的善於被吃膩,不善吃膩的卻又不夠讓舌頭覺得受寵。

說起來受寵這件事情就是一個人做的。

受寵的主詞,好像從來很少聽過第三人聲、第一人稱以外的,稱呼你很受寵,就像是在說負面的詞彙一樣。

但有時覺得這個又像動詞,又像進行式的詞彙是多麼地令人嚮往。尤其是那其中所象徵性的,永不孤單的形象,讓人忍不住一段時間就會用一些物質將自己落入受寵之中。

像是喝一杯咖啡,自封受寵。或是,在夠冷的冬天,找到一家人不夠多,卻也不會太少的一家小店,喝上一碗傳統的米粉湯,燙貼,受寵。

這就是一個人的吃食。

而也學會一個人聆聽。

說起來是一個人,其實大部分的聆聽都包括人的聲音。像是踅過校園十次有九次半,身邊的聲音都極度陌生;甚至談論的話題也都縱橫著跟自己毫不相關的人生。像是,誰誰誰的打工經驗,或是哪一堂課真的太煩了太煩了,一類的。有趣的是,寫不完的作業跟看不完的書,就像是永不消退的流行,從高中一直流行到每個大學生的嘴巴裡。

但由於聆聽的有時候過多,一個人有時候會敷著話題,什麼都不敢聊著。

深怕不懂的人沒有捧好話題,砰一聲摔在地上,情緒砸了、興致砸了,最怕的是面子也掉了一地,痛到連腰都彎不下去。

於是沉默變成一種一個人最愛練習的事情,一個人看天空,看機車曾曾增曾曾的催動油門,然後噗噗噗噗的等待紅燈。

在所有的路口寄居每天的日復一日,在通行流動的車流之中任由回憶往前推著走。

直到所有的喧囂都過去,一天的結束,房間裡喀嚓喀嚓的鍵盤聲,以及大多數因為是怕寂寞,以及無聊,因此再度消耗自己的眼睛來看著的影集、聽著的音樂。隨著不小心吃了點消夜,胖了的肚皮,還有與日俱增的罪惡感。

因此出門運動,揮拍攻擊羽毛球,但是讓自信心攻擊自己。因此出門跑步,用力踩踏地板,但是也被現實狠狠的踢上幾腳。

自己,往往就因為那些疼痛而醒了。

因而意識到一些從沒意識到的事情。


今天的心得是---原來城市裡的聲音從來都不是自由的。

想起那天在路上,因為一個突如其來的大叔,在騎車經過的十字路口,一個突如起來的欸!的一聲。給大大嚇了一跳。想來自己的耳朵太過於規訓,因此當時只想著,哪個可惡的人這麼大聲、這麼冒昧來讓唐突的聲音敲打了我的心情。

現在回想起來,卻很感謝那個人。

喔對,還有每天晚上自己房子外面不時會傳出來的青少年拔掉消音管,飛馳著機車的聲音;有時候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大聲喧囂,還偶爾會有鄰居與樓下對嗆起來,劍拔奴張,但是幾分鐘以後就和平依舊。

大多數的時候,我對這些對話是好奇多過於害怕的。想來,也許聽力的自由建構於另外一種感官的不自由,因為,他們應該都看不到我吧!

所謂的感謝是說著他們為著城市裡增添了對於聲音的無法預期性。


我曾經想過,說不定最賺錢的行業不是KTV,而是外包一個隔音絕佳的空間,讓人在裡面盡情地嘶吼大叫,痛哭失聲,或是高興到手足無措,或是生氣到暴跳如雷。

總之,這個城市裡對於情緒所附帶的聲音好像時常不是那麼的友善。唯一的例外是藉由音樂當作媒介,因此每次我的心情之中有一些比較高張的,像是焦躁、煩悶或是異常的快樂,都是藉由唱一兩首歌來紓解。

人們常說藝術音樂是最自由的,但從沒想過音符其實才是最受到束縛的。

當然,很可能也是因為我的想像太過於貧乏,以至於我完全想不到有什麼地方適合一個人大吼大叫,大哭大鬧。

周末的自己被邀去了好久好久好久沒有去的KTV。

跟一群不熟的朋友唱了一整個下午的歌。跟每一次熟悉的經驗一樣,等待、聽歌的時間,多過於實際上握著麥克風狂唱的機會。但偶爾有幾首歌那麼用力地嘶吼、因為唱不上去而賣力唱上去,其實又是氣餒,又是幫助紓壓。

我其實因此不很喜歡KTV,因此所謂的紓壓之中,有太多的規矩。若是有機會不必租用這麼大的場地,只是給我一個不管怎麼大叫大鬧,連我自己都聽不到的場子,會不會有趣的多了呢?

想了想,這好像是個從大學時代外宿以前,就曾經想過的問題。

在宿舍裡想過聲音所代表的邊界,所代表的象徵意義;對於所謂的"冒犯"的聲音,通常並不是語言,而是那種具備侵入性的,帶著濃重個人意味情緒的聲音。

雖然在宿舍中往往都以團體為名,但是實際上,我想在背後的應該是當代社會吧。那種對於個人情緒的壓抑與宰制,只有我們所深深熟悉的自我規訓,才可以做得那麼好。

我想在我們的生活之中談論的聲音與空間的關係,還有整個城市對於聲音的容忍與永不停歇。

是每一個人都要想的神祕習題。


今晚一個人溫習了足夠的鍵盤聲,還有鬧鐘答答答的走聲,冰箱轉而變強的機械聲,喇叭忘了關機,因此有些電子的吱吱作響。

熟悉的未必帶給我歡欣的感覺。

所謂的有趣看來還是在,被管,還有不被管的很中間很中間的那種位子上。


聽城市中聲音的自己,聽自己聲音中的城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