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要是當年我....

在這個時刻裡想起你,是整個生命歷程中很特殊的一段時刻。回想起你,我感到非常自然而然的悲傷。

因為在讀取你的動作與對於事物的感覺、記憶的時刻,我也同時會體會到曾經是你的時刻,所擁有的那些無限的可能性。

儘管,我也知道,在我還是你的當下,我心裡認為世界其實也就是那麼幾種狹窄的選擇,甚至只是在鋒頭上的,比較膽小或不膽小的選擇。

但是我卻忍不住羨慕你,就像人老了就會開始羨慕少年那樣。

我在許多沒有自信的時刻,就會特別容易體會到這種心態。

原來,從長大了回頭來看,年輕的自己就像是充滿了可能性。原因是時間會將情緒所擁有的能量稀釋許多,因此殘留下來的,就是對於那個事件可以解決的軸線充滿清晰性。還有,當人長大的許多之後,很多小時候的包袱就會莫名其妙的不見。

舉個例子來說,現在的我已經不那麼怕對別人不好意思,因此,我也不那麼害怕走過一群攤販對於我殷切的眼神。

經過的幾年的練習,從現在的我回頭看,當年的你,總是害怕、擔心與敏感躲避著人們的期盼,甚至養成不愛逛街的習慣,都顯得有些可笑,甚至有些可惜。

而在長大之中最要不得,還有最讓人容易製造遺憾的莫過於就是那句:「要是當年我....」

親愛的十五歲,其實,除了這句話之外,還有這句話所催生出來的場合。

最容易有遺憾的就是在同學會的時刻,當大家抱怨完了生活周遭的各式事情,當大家已經把當年的陳年舊事,還有把身邊有印象的人們的資訊全部重整一遍,剩下來的時間,很容易就會落入這種窠臼之中。大多數的時刻,會出現在一個長長的,幾乎必然性,卻又時機恰到好處的,所有人沈默下來的時刻。

然後,一個人終於忍不住,抬著頭看向同學們的改變,想念起當年大家一起荒唐不經,一起嬉笑怒罵。
一邊(也許是喝著酒,也許是看著手邊的手機)回想起跟現實妥協過的自己,一邊悄聲的說出這段話:「要是當年我.....」

因此有時候會感到鼻酸。

另外的時刻,則是很驚訝的聽到身邊的人實現了自己當年的夢想。像是,他人得到了自己心目中嚮往已久的地位;然後說起來過去的經過像是經歷了千秋般的辛苦,以致於,自己連嫉妒對方的空間都沒有了。

這些時刻,親愛的十五歲,人就會好悶哪。

我這才發現,在大人世界裡原來有那麼多的精心算計,那麼多的不可一世,還有那麼多的自私、貪婪,原來只是大部分的人都那麼那麼的討厭這種好悶的感覺。

因此當成就被人遠遠的甩在後頭,當身邊已經沒有清楚的集體歡騰的時刻,聆聽自己的聲音,特別清晰,因此特別血淋淋。

生命中一旦有任何的偏離路徑,潛意識都會讓自己充滿焦躁與不安。因此整個人就鬱鬱寡歡了起來。有些人選擇埋首讀書,有些人選擇運動,有些人則選擇讓自己在宅宅的生命中發呆度過。

親愛的十五歲,長大的有些時刻是很可悲的。

因為當清楚的感受到自己過去曾經有過的輝煌或是可能性,那種對於自己的不可原諒就會一次襲來。


我知道你打算說什麼: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你過著從不後悔的日子。

因為你深切的相信生命的抉擇只有一個單純的方向,生命也只有在抉擇之後慢慢開始開展。而且,很多年以後我遇見了Steve Jobs說過的那段話:「人無法在生命中往前看到你的未來。生命只有往後看,才可以把一個一個的點連接起來,所有的意義才會貫通。」當年的你相信那些意義。當年的你因為深信這些,而顯得沈穩而有著比同學多一分的世故。

但是,有趣的是,也正是因為相信這樣,讓你比今天的我要更快樂許多,甚至要迷信、傻上許多。

而親愛的十五歲,長大的差別,在於我即便知道這樣的事實終將發生,也許在某些時刻我終於可以理解此時此刻的害怕。我卻是那麼緊張在意自己可能的失敗。

因為一些事件會慢慢讓你學到,生命有時候像是擲骰子,越是用「相信」來看過去走過的路,丟失的越多。

因此在這種生命的時刻,我想告訴你的是,很多時刻我會開始質疑生命的本質。就像古早的哲學、更久以前古文明說著的「史觀」那樣,對於個人而言,生命究竟是無妄的追求,還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講遠了,只是前幾天在開車時想著你,想著現在的我,想著未來的自己會怎麼看你跟我,覺得有些哀傷,又有些帶著興奮的寂寞。

我在猜想,離開我之後的五年後,十年後,我究竟會不會跟自己說一個充滿後悔的故事?

怨嘆自己耗費太多時間在生命中不重要的事物上,憤恨自己花費了力氣在不必要的人們身上?或是,少花了很多時間在重要的人身上?

有一天啊,親愛的十五歲,就在今天我即將下班,跟同事聊到了工作因而有些小小爭執,因而稍稍尷尬的收場之後,我突然發現了有一天我也會像昨天看見你那樣,未來的我看回現在的我。而未來的我則會對我現在所擁有的那些掙扎、不確定性與充滿可能改變的各種機運、成長空間,抱持著多麼羨慕的態度。

想著想著,好像所謂的「當年」,只是呼告自己現在的一些想法的一種說法罷了。

就像,總愛把你拿出來講話。

就像,總喜歡跟年輕自己一些的孩子,或是學弟妹、或是弟弟妹妹聊著一些「經驗」,對於分享生命這件事情感到無比的喜悅快樂。原來,自己只是喜歡這種,度過了生命之後,可以重新回頭來看無限可能性的感覺。

那種試探著年輕無比的生命,可能的改變,看到可能變更的軌跡,對我來說是最動人的事情。


時間對每一個人都很無情,但是也留給每一個人改變別人的機會。對我來說,這是世間最浪漫的事情。

畢竟,因為時間,每一個人好像都必然要在一起:去交換彼此曾經耗費生命所培養出來的情感,去聆聽對方曾經用經驗、血汗與淚水換來的笑談、經驗。

親愛的十五歲,在這個時刻裡回想起你,特別悲傷;我害怕不能給那時候的你一些交代。

但是,親愛的你,我也同樣驕傲的活在「從你到我」之間,那些微微改變過一些人生命的,小小的時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