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深冬裡的對於梁靜茹歌曲的無法免疫

因為太美,一定要說給自己聽。

晚上,一個人的高速公路。讓手機裡的音樂行著流著,一邊思考通過了幾個交流道,還有多遠。

因為不很耐煩,隨著心情的變化,很多首歌都聽了二三十秒,很快就轉下一首。唱著幾首最近才開始上口的歌,哼哼哈哈,一個人在夜裡當作自己的KTV。

寂寞和快樂分別像是逗點和頓號,點綴著時間所譜開的旅程。

突然很快速的連續播放了五六首的梁靜茹的歌,放聲大唱的心頓時收斂了起來。在她淡淡又溫暖的唱句歌詞裡,任份的聽著歌,靜靜的轉著方向盤。

因為,這個週末其實作了很多始料未及的事。

窩在電腦房的地下,看了一部溫暖的Disney電影「超級破壞王」。一回家就大笑,一到晚上就躡手躡腳,深怕隔天要大考的弟弟被自己吵到。但是全家似乎也竭力的像是平常一樣,差別只是,每隔幾個小時,就會盯著牆壁上的時鐘,掛心一下正在面對人生大事的弟弟究竟現在腦袋裡再發什麼呆。

就像每個週末那樣匆忙,睡幾個覺悠閒的日子就過了玩。熟悉的日夜顛倒,熟悉的想躺就躺下來。

心裡隱隱的則說著告訴自己,快要過年了。

差別是,今年的自己轉而思考很不一樣的事情。

像是出門要想著etag儲值了沒有(假如目前還沒有想要退掉的話),像是下禮拜的工作有沒有忘記做些什麼。像是,這禮拜又該讓平日忙著些什麼,申請獎學金、英國學校還是用力的攻讀一些資料?

差別是生活已經如此的像樣,有模有樣的生活著的我,已經毫不知覺。

因為這禮拜作了兩個夢的關係,整整一段時間以來的焦慮感和寂寞不適,被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莫名的懷舊、感動與感傷。

因此當我又轉了梁靜茹的「暖暖」,我甚至聽完了youtube版本的台詞跟獨白。
因此我聽了李玖哲的「圍牆」,想起了久以前有個人跟我一起讚嘆這首歌有多麼攻擊靈魂。
因此我轉到了棉花糖的「陪你到世界的終結」,想起了在我以為世界要終結的那段日子裡,有的啤酒跟沈思。


而下一首是早一點點的「煎熬」,女主角大哭的時候我陪著她胸悶,紅了眼眶。
下一首,下一首。

貪婪的在晚上播放著音樂,像讀著小說一樣開展自己的旁白;沒有什麼邏輯的那樣,沿著自己腦袋裡,像是調色盤一樣的回憶情形,讓情緒渲染開來。

在極度平靜之下,所有的事件都毫不偏私的出現:年輕時候對於愛情的渴望,那種賣力尋找與自己相關的歌詞、詩句與散文筆法的努力。不小心也轉念想到了,對於表現自己要開始有種「大人」的冷靜,於是我讓自己朝九晚五(其實是朝八晚五),讓自己吃著便當也漸漸習慣了,喝著咖啡也漸漸習慣了。然後也,想到「帶孩子氣的男人香」那句話曾經讓我覺得,自己的心應該比饅頭還要軟。

而躲在潛意識裡的事這個週末作了兩個的夢,對於失去的純真感動的日子,如此在意的想要討回來。

我對於生活偶爾覺得有些寂寞。寂寞的是,其實不想什麼生活也照樣可以過得很愉快。照樣可以大笑、大吃大喝,偶爾找朋友聚一聚,感慨一下自己老了什麼的。但,日子之中好像也不能缺少那些,不管經過多少時間都覺得很值得的事情。

儘管鎖在照片裡的回憶已經讓人安心很多,卻還是有太多的故事正在流失。

像是,突然想起自己大一時站在新齋前面,正準備去參加某個活動的我,盯著玻璃門,拿著手中的卡,突然覺得自己不可思議,怎麼這麼快就可以習慣新的大學生活。而那一刻的我有一種堅強篤定的力量,想著,這,就是快樂吧。

不可思議的是自己對於過去生活總可以那樣美化。因為那麼美,所以總想要用一些文章講給自己聽。然後隨手記錄一下日常生活,好讓幾年之後得自己可以浪漫的回頭回憶。

幾年之後的自己,會覺得這段時間裡頭有哪些是不可抹滅的呢?

除了那些定期的Line訊息,定期的溫暖與定期的節日,吵吵笑笑,來回家裡與學校,寫完文章又重新寫文章,找資料找完又放棄重寫。

因為太簡單,反而變得比較不在意。

其實,早該跟生活裡頭的許多男孩女孩學著的,在生活之中有著太多的不確定性,接受現實反而成為一種極為浪漫的事情。

我按了按喇叭,回想起自己自從住進台中之後,每天的通勤就讓我開始討厭透了台灣的交通,還有開始習慣性的瞪試著不守交通規則的汽車;還有那些因為方便而讓路變小、讓人只得急煞車的自私鬼,還有亂丟垃圾,裝模作樣又試圖和諧的世界。

在我每天的自省之中,我總是懇切的詢問著,怎麼可能覺得現實是種浪漫的事情?

而沒有答案就讓我的每個日子都充滿了孔急跟矛盾。於是我攻擊自己的信心,讓低度自信的自己在卑微之中討生活,在沒有什麼想法之際,聆聽別人的聲音,甚至去追求一些不屬於自己的習慣。

前幾天讀著學妹在facebook寫的話,說自己去東部散步走著走著,突然發現自己的問題是:「因為對於未來的焦慮,而選擇把自己當作工具」想著總覺得自己也是這一句話的好註解。

而今晚我回頭,想著這段時間自己究竟做了些什麼。

我想,我把感覺收了起來,讓選擇主導了一切,讓自己對於所有的焦慮感還有不確定性投降。我選擇讓自己攻擊自己的自信,讓世界進入我對於自我判斷的堅定之中;讓別人告訴我適不適合當個社會學家,讓社會上的氣氛,決定自己明天要罵還是要憂鬱。

始料未及的是,直到等到了弟弟在考試才想了起來自己的當年。
始料未及的是,不管那個時候的自己都還是一樣喜歡浪漫而簡單的寫自己的故事。


不因為這樣想寫一篇長長的日記。

想因為記錄自己最初的夢想:
想有顆溫暖勇敢的心,想有雙追求世界真理的眼神,想有對願意保溫的手掌,想有個願意等待美好的靈魂。


for tonight.
敬已經過去的努力過的日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