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To yours, to your day.

親愛的,妳問我,剛剛究竟在想些什麼?

我如同一個傻在大海裡的小魚一樣發呆,聽著風發呆,聽著車流的聲音想著,世界的龐大有時候好難以承受。

在踅過磚道的過程中,我的腦中是童話故事一樣的夜晚,順便腦袋裡像是跑馬燈一樣跳過今晚讀過的書籍,像是方法論那一類的。

「和?」我聽到遠遠的有人在喊著。我回頭了一下,純粹想要打量誰那麼急切想要打破夜空的無趣呢?

而我突然對於被呼喚這件事情著迷了起來,我想起一個陳年的故事,說著男子如果一輩子出門後回頭三次,家人就會遭遇不測。我的心情於是開始忐忑,真有趣,如果呼喚的是我,那一輩子已經回頭了好幾次,又該如何。

「河...岸...!」聲音近了點,我的腦袋裡是秋天的蕭瑟與迷茫,突然想起武陵的冷風,還有在冰凍的合歡山上,在墾丁海邊洗刷刷浸泡鹽分的腳指。

「陳克瀚!」妳惱怒的聲音終於跑進我的聽覺裡,我羞愧的回頭,好像思春的男孩被抓個正著那樣。妳瞪著不解的大眼,大聲的指揮我百尋不到的機車。原來,就停在妳剛騎走的旁邊。妳隨後問我,在想什麼?

親愛的,在一個好冷的冬夜裡能想些什麼?

好像無非就是趕快回到自己溫暖的房間裡,收一收棉被,一邊在每一次整理房間的時候,發現妳在過的蛛絲馬跡。那些百掃除不盡的髮絲,總是可以在最不可思議的角落出現。還有偶爾,收著垃圾桶,發現一些化妝棉的時候,覺得自己的房間好像多了些神秘的妝點那樣。

能想的,是趕快洗一個熱水澡,在整理亂糟糟的衣櫃時,想到妳第一次來的時候,那種豪氣乾雲命令我總要把房間收好,妳才能來。嗔著,說這樣才是疼愛的表現;然後隨後又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大概是被我懶散的氣息給馴服了之後,露出些無奈的表情,默默的收著,或是,小心翼翼的提醒著。

回想到妳總是忘了帶浴巾,興沖沖的進去沖澡;記得妳曾經很不喜歡Costco買的那瓶洗髮乳,因而一起散步去離家不遠的大買家,挑了一瓶洗髮精,適合妳髮質的。不過,後來妳說,其實味道你沒有特別喜歡。不過每個早晨起床還是都會偷偷聞妳孩子氣一般的洗髮精味道,那種鑽進頭腦深處躲藏的暗香。我常覺得,自己像是個迷信髮香的信徒,每個早上,總要考驗一次自己對於妳疼愛的程度。

幸好,每一個早上與傍晚,總是可以讓自己陶醉。

親愛的,妳問我,在想些什麼?

我在想,一個讀完書的夜晚,我該做些什麼,才可以顯得充滿生產價值。

我想過寫網誌,記錄一下最近好不容易收拾好的心情。我也想過,讀一讀英文,背一背好久不見的單字。我也在想,幾個月沒有去跑步,今天其實不太冷的天氣,出去動一動,也許手指才不會那麼冷。最後,我的腦袋也在想,也許我可以再把剛剛還沒看完的書繼續讀下去。我剛剛讀著的是一個墨西哥家庭的故事,就像我最喜歡的那本書「大地」一樣,我喜歡那種陳年而靜靜敘事的故事。

妳的眼神一下子打破了我的想法,妳好像有些害怕我生氣似的,怯生生的騎走,慢慢的離開在視線之中。

我突然想到,原來想的那些,全都有一個共同點:原來,我全都在妳面前做過那些。

於是,有什麼比一在一個讀完書,充滿靈感的夜晚,寫一個細密密的網誌,來記錄對妳的那些心情,要更為值得這樣一個充滿靈感的夜晚呢?

親愛的,有趣的是,這一篇文章一直都像是躲在腦袋裡難以被勾勒出來的一篇長長的小說。

幾次,都想好好的動筆寫給妳一封長長的信,想寫給妳一段動人的詩詞。臉上厚厚而憤慨的表情,驕傲而大力的說著:「我才,浪漫呢!」

而誰知道想著想著妳的事情,寫這一樣一篇文章卻拖了那麼那麼的久。

親愛的,妳可能會想問我,為什麼?

我不敢將事情賴給生活,也不想將事情說成那種老夫老妻的,火種將滅的情緒。

但我想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久到感情好像一直以來都是為了等著妳的,久到,每一次我講著的妳的美麗,妳對我的體貼與浪漫,還有每一次為了我奉獻,在鬥嘴之後忍不住先道歉;在妳任性之後,還能聽到不服輸的妳說著對不起,在很冷跟很暖的夜裡,都聽過妳在光纖的那一頭用力的啜泣,或是,嘻嘻的樂笑著。

親愛的,為什麼這封信這麼難寫。

因為一閉眼,生活之中好像全是妳的枝微末節,一張開眼,好像舉手投足又是在等待下一次見面。

生活的確是被工作框住,被追求夢想的束縛給壓的喘不過氣來。不過,妳卻好像毫不費力的走進我的生命之中,靠近,然後一直一直一直在那邊。安靜到像每天都要刷牙那樣(雖然有時候我們會一起偷懶不刷牙:P),卻也喧囂到,每晚還是忍不住要講二十分鐘的電話。

好像已經不記得上一次自己沒有跟妳分享今天發生的事,好像不記得自己上一次,只記得自己一個人的生活,然後只為了自己的下下下個禮拜要做些什麼而煩惱。大多數的時候,我只要讓心情在生活之中滾著、滾著,然後妳就好像禮物那樣,一次又一次的出現。

從來沒有告訴過妳,但總覺得認識妳之後的自己,好像收到聖誕禮物的孩子。

總是一遍又一變的告訴自己說,要很乖很乖,才能領到最美好的事物。但事實上是,有時候世界還是太疼我了一點。因為,我總覺得其實我不是那麼好的,但是它還是派了妳給我。

妳的出現讓我長大成一下子可以扛起生命不確定性的男人,但也讓我可以隨時躲進一個讓自己自怨自艾的謙虛卑微之中。這一想起來,沒自信好像是快要一輩子的事情,但在妳的面前,那些變成妳溫柔又堅定的、任份的語句。而我總是在那些語句之中,像一個謙卑的學生,學會領略命運帶給我的幸運及不可思議。

妳總是說,要記得妳的好,不要忘了妳,不要不理妳,還有不可以不喜歡上妳。

我總是聽著這些話發楞,有時候,則是傻笑。

親愛的,妳有聽過魚兒親吻海洋,忘了海洋的時刻嗎?

於是,如果,我可以的話,寫給妳的一封信,我會這麼開頭著:

「魚兒忘不了海洋,水忘不了天空;心情有時候會忘記飛翔,生活有時候會忘了放鬆。但,妳還是一直在那裡,陪著我西,陪著我,東。」

傻吧?

親愛的,跟妳的故事該說些什麼呢?

剛認識妳的時候,覺得一切都如此的新奇。妳好像聽著一千零一夜故事的國王那樣,聽著我說的故事,聽著我談著無聊冗長的社會學理論。我卻像是阿拉丁一樣被妳層出不窮的笑容、快樂與陽光,帶進了古早的阿拉伯。

妳說學生的故事,妳說姐姐,妳說弟弟和朋友。
妳說妳喜歡的顏色,還有因為難受自卑而開始用力打扮,因為害怕寂寞而曾經用力搞笑讓身邊充滿歡笑。

我驚訝的像在妳的人生十字路口發呆,最初的我,總覺得,要怎麼闖進一個原本就已經好燦爛的人生裡?

但始終始終沒想到的是,這個世界還是讓我深刻的學會了,原來人生只要我的加上妳的,就可以走出好新的一條路。誰也不用闖進誰的人生,但是卻又長期租用了一個,又深,又溫暖的房間。

從那天起,肩膀變成妳的枕頭,肚子變成妳的皮球,耳朵變成妳抒壓的工具,嘴巴則變成妳個人專屬的電腦。

只有左心房是為了自己留下的,為了把血液全都送到手腳,方便在好冷的時候可以握緊妳的手腳。

一把將妳抱入胸前,然後覺得想跟妳說一句,右心房是留給,妳的。

跟妳的故事是個童話故事,是神說給兒子聽,是女兒說給爸爸聽,是一本沒有邏輯的書籍,是一個讓人忘情閱讀的長篇小說跟寫都寫不完的詩。

親愛的,一直沒告訴妳。其實已經好多年沒有寫詩。

在自己比較低落的時刻,我有時候會誤以為,自己已經不再喜歡美感了。


親愛的,今晚,妳問我想些什麼?

我想,在這個屬於妳的日子告訴妳一個屬於我的秘密。




「因為妳,我已經不需要其他的美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