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所謂的真理啊,魚兒。

魚兒, 事實上生活還是重新在建立它自己的井井有條哪。

像是騎在路上,超過一半的路人、騎士與司機,靜靜的看著人們在自己領域之外的地方,劃下一個又一個的私心的例外。

然後每一個人將自己罩起來,無論是心或是德行,將道德變成一種純粹的自由主義,你不管我我不管你。

相安無事,關你什麼事,平安無事,成了在當代最風靡的關鍵字。



但有的時候還是會覺得,在生活與感性之中,兩者是晴喜雨悲的變幻莫測。

偶爾會不能遏止的為了生活的現實而感到荒涼,有時候則是為了自己失去了多少值得珍惜的感性而有些哀傷。



事實上,魚兒,所謂的極度容忍還比較像是那種幽幽而寂寞的感覺。

想在半夜的夢裡,指責每一個讓靈魂痛楚的線索;引經據典的敘述那種疼痛裂解的感覺。

訴諸一個因曾經用靈魂的重量觸動過自己的,權威,然後大聲嚷嚷著,那是我想要的生活。

 

有時候不喜歡腦袋裡困惑剎那說得通的時刻,大部分那意味著現實又取走了我一些的信仰,生活襲奪了我一些感性。

但魚兒,總是忍不住跟人疾呼:「再怎麼大的風也壓不平水面啊!」

那些不平靜的表面,那些成為波濤洶湧的暗潮。

隨著渴望平靜的感受在肚腹內長成,魚貫而來的寂寞有些難以阻擋。


魚兒,在如此謙卑的年代之中,有時候會像是老朋友一樣懷念那些經歷過戰亂的,相對從容而沒有皸裂過的古老典範。



當強者視德行為藩屬
治理他能力所不能到的地方
弱者視德行為牽絆他人的
自保的藩籬
而且人們都私下要求了例外
我們是不是錯估了人性所嚮往?
這些,我要問問他
當長久以來我們所憑藉的
拘謹,感性的封邑(阿飢饉的封邑)傾搖
我們要不要,再逗留一會兒?再低思一會兒?
還是扶老攜幼驟然投向新識的不關心的真理?
我要問問他。

--羅智成-<問殫>,<<傾斜之書>>,1999



太美了,不是嗎?





有時候詩在幫助我們不要那麼的理性。

有時候詩幫助我們問一些夠格的問題。


魚兒,我懷念一些年輕時相信的人們之間的從容
魚兒,我相信為了看管一輩子這樣不間斷的每一次呼吸,我們終要相信一些具有力量而深奧的智慧。

在那些廣大的風景中感到一無所有,毫無遮掩。

卻是最令人狂喜的時刻。

讓人想要像嬰兒一樣哭泣,像個盤據而內斂的老人,微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