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大寫的反省,小寫的溫柔。

在房間裡一整天,睡到中午,然後不甘不願的爬起。

攻擊了因為冬天而亂做一團的床鋪,把三床枕頭全都扔到角落,罰它們跌坐在一起,晚上才能來陪我入眠。不過總是替它們打抱不平的被子倒是很有義氣,每個晚上總是毫無責任感的棄我而去,使得我總是有某個身體部位漏在外面,直接感受沁涼的絲絲寒意。

那種被床單與棉被吃定了的感覺,又是惱怒,又是幸福。

起床之後則是從窗簾角落斜透出來的光線-感受到今天一整天的好天氣。然後去小吃了一頓飯,多加了十塊錢吃五菜一主食,扎扎實實的大學部學生的食量,我像個球員一樣吞吃,像個大學生一樣貪婪的打量著周圍人們的眼神。而,每當看見那些穿著拖鞋又眼神無助,不斷偶爾搔抓著身體的年輕學生,就覺得極為有趣。

對比起旁邊的情侶,男生殷勤的幫女生提著包包,女生自顧自的走著;在想,其實所謂的幸福都是自己眼中的事,旁人怎麼看都看不懂。

下午寫作。

晚間寫作。

八個字就跳過了幾個小時的游手好閒,加上皺眉苦思。一個週末沒有回家耽溺,但在台中的日子總是像過得太快,又過得太慢。

太陽下山以後,確定自己沒有要再出門了,打開了昨晚的蜂蜜啤酒,又是一杯。酒精濃度不及紅酒的一半,是威士忌的三分之一,甚至是金牌啤酒的0.8倍,但是讓我展開的笑容卻是以上加起來的數倍差距。

在濃濃的麥子味之中,連脾氣都融化了。

晚間的文字則是在一半的英文之中進行。到了這個階段,苦惱與崩潰的成分已經不多,取而代之的是小心翼翼的上傳;並且在字裡行間裡,確切的想像自己像是一個學校的學生。

而這一度非常非常困難。

尤其在高度缺乏自信的最近。

而這種生活一度像是跋山涉水的人,像缺氧的高海拔。有點冷,有點喘,有點想要身邊荒涼,又開始思念蓊鬱的森林。

聽到一兩句人的聲音,若只是觀光到你的心情邊緣,會有些乍暖還涼的感覺。

心沒有寒,只是淡淡的掛著,被風吹成紅色,然後黃色,然後棕色。調成土的秘密與柔和,人們躺子土上想著東想著西,每一個長出來的枝芽,每一個吃著枝芽的生命與鼓譟的生命成長,都有著一顆又一顆心的,結晶了的夢。

然後生活又突然有了非常結構化的意義,因為,申請表格還是該送出去;想著送出去完畢以後,也要想著,明天要記得去郵局送個信件。雖然,還是忍不住覺得送信真的好浪漫,在兩個端點,任由許許多多的信任感,將燙貼的白紙送到另一個人或單位的手上。

仔細想想,滾滾的信,就像是滾滾的反思。

如果不花一點心思,退開來看,生活就只是往前走,沒有什麼可看性。

只有展讀那些生活之中的溫柔,因為文字而感受到生活中的溫暖。

因為體會到,有些時刻過去以後,就不會再回來,那種既覺得害怕時間過去,又驚訝未來一在重演過去美好的時光。又,或是,美好時光換成另外一種方式,在新的生活之中展現他的面貌。

我很想說親愛的,今晚兩個朋友在很神秘的夜晚之中,走了比他們想像還要久的路,可能說了很多比想像要多的話。兩個人,有了一個名分,像是空氣一樣,無所不在,卻又無關痛癢的貼在生活之上。

但聆聽到的當下,只覺得有些天旋地轉,有些不知所措。

直到一個人出去散步,利用窗外冰冷的空氣急速將自己奔騰的思緒停了下來,才終於感覺到自己的害怕與,也許是些許的嫉妒。一個不小心回憶起一年前的溫柔,一個不小心回憶起兩年前的不溫柔與黑色幽默,一杯又一杯的啤酒,一段又一段如哲學般的對話,一次又一次的行過沒有人的街道。

為了打電話就可以約到朋友聊天,覺得,喉頭哽住。頻頻,忍不住。

而喉節最近像是再一次長大,長大成了新的青春期,全身上下都多了拘謹與忙碌;於是今天來修電視的伯伯說著,你的模樣好斯文,是助理教授嗎?於是,一起工作的人們說,你的模樣好老;我則有時候覺得,是不是我太喜歡裝作自己忙碌了。

在夜空裡散步,整理自己的生活。

想想,過去半年來,這件事情做的最少;以為心情太過於強烈,誰知道一旦過去,什麼都記不住。我於是又一次相信文字在我生命中已經具有轉化意義的重要性。

當我寫下什麼,什麼就在我心目中。

因此,今晚我要寫下對妳以及我生命中重要的那些,家人,朋友,重要的兩個字。
還有為了那些人,為了我自己,我要怎麼看待自己的生活。

溫柔,溫柔,和溫柔。

該是開始寫東西,重拾溫柔眼光的時刻了。


謝謝世界上的美麗一直都在那邊,還沒有棄我而去,謝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