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31127 送出UV 之後,心亂記錄隨筆

 醒來之後,夢裡有頭髮,有快要醒來的噴嚏,有吃飽的快要吐出來的噴泉。

就像人生的奇妙一樣,這些全都裝置在馬路上。

馬路,一個平常每天早上定期會發生的超現實。

每一個人都在用後現代主義,用超越與反抗的心情來對抗普普通通,毫無抵抗力的交通規則。於是劃在地上的線、站在路上的警察,都只能躲躲藏藏。

有趣的是,顏色好像還是人們決定自己命運的重要方式,因此,至少紅綠燈是有人聽的。至少,紅燈兩秒過後,除了少數的幾個各路天兵天將,是沒有人會超過馬路的。

而超現實的地方,就在每個斑馬線的頂端。

我總是喜歡停在斑馬線的前面,那個線剛剛好的後面,不偏不倚,切齊,好像強迫症一樣。然後開始好整以暇的看著熙熙攘攘的行人。

不過在馬路的這個場域,觀察到的卻是切切實實的性格,是毫無遮掩的性質。

我有時候在想是因為安全帽的關係,所以所有人看起來都很像;因為看起來都很像,所以,看起來很像不真實的世界。站在幾千公里的外面,只會看到幾百個一樣的頭,所謂的獨特性只有在極度極度質性的面對面,才可以發覺。

因此,每個人都很像,所以所有人都匿了名。

然後,沒有抵抗力的交通工具哀嚎一聲,成了矯情的機器。

我最討厭的人們總是在綠燈將止的時候,越過停車線,要不然就是停在斑馬線上-像是你又能奈我何那樣,理直氣壯。要不然,就是停在前一個待轉停車格。

我一直沒辦法理解那種心態,那種靜悄悄的超過,毫無霸氣,也毫無不可一世。大多數的還是小姐、歐巴桑居多,使我開始懷疑那種丟掉身份之後的現實,是不是其實有什麼有趣的性別軸線在裡面。

空氣總是就跟每天一樣,悶悶的,人們都急著回家。

阿,對了,也許也許,一切都只是急著回家。

可是人們又急些什麼呢?

睡著之前,上午還是一樣處理著稿件,像是裝作很認真的把審查的表格檢查完畢,點選習慣性的上傳。
然後寄信討論。

曾經有超過兩個月,自己毫無靈魂做著這些事情。

在清閒修養了一段時間之後,靈魂返回,於是日常之中很簡單的東西剎那之間又有了意義。

於是我開始思考裝水一天會有幾次,開始注意身邊的人是不是討厭我的一舉一動,開始對於空氣敏感,所以開始晚睡,所以開始又落入塵瞞攻擊貧弱身體的輪迴之中。

開始想著食物,也想著嘔吐。

想著電腦,卻也想要關掉電腦。

在一天超過四五十次的打開facebook之後,我不想戒掉,只想,停一下,看看這件事情對我的價值是什麼。






午睡醒來,一切都還是照常運行,晚餐,照吃,飲料送出,騎車回家,寒流要來,有點冷。


最近太久太久沒有寫文章,原因其實也是,生活就像是一個又接著一個的逗號,只是一個連著一個連著一個的事件。


微笑很平凡。

苦笑也很平凡。


而我開始有點覺得,夢短短像是真正的人生,生活冗長冗長的,卻像是短短的夢。

到底誰在安排些什麼,我說不清楚,好像也寫不清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