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在很大的事情上很小


 文字是規劃出來的,每一個字句都要被斟酌再三。

每寫一個字,就又要刻劃一次夢想;每填入一個過去發生的,展示自己"優秀"的例子,就又要在字裡行間暢談自己的不可多得。

令人膽寒的事實是,在這個過程裡,在去年到今年體會到申請學校事宜是多麼的巨大之後,我就無法讓自己在那些面前,顯得自信,顯得巨大。問題是心虛啊,心虛,虛到有時候需要大口喝酒;需要有時候自己閉眼睛就能睡著。

由於過度建構的關係,腦中已經是幾千幾百字的分量。在混合了研究、閱讀、思考與被老師、代辦中心、爸媽修改的文字裡,總覺得自己像是畢卡索的繪畫人物一樣被支解。

更重要的是,所謂的意義,變得像達利的作品,像融化的鐘錶,沒有時間,也沒有實體。

我的心虛也來到了言語之中。

我已不再說早安,我說,早。

因為安然的生活已經在大學時代用畢,成人的世界,就是累,用幾個字描述也還是一樣的內涵,累。

那種直鑽骨子裡的疲倦來到了眉梢,讓黑眼圈來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從此咖啡變成早上起床除了早餐之外最期待的事情。

在其中走失最久的卻不是失眠。事實上失眠一直都在,從大學到現在,是陪伴我焦慮夜晚最不眠不休的伴侶。




走失的,是那一種"自己是誰"的堅定感。

而因此眼角變得脆弱多了,話說多了,別人話說得多了,就想睡,就想哭。

也沒感覺自己像個失能的人。

但,其實沒感覺到自己的肥胖,沒感覺到自己說話的無謂,也沒感覺到自己的無禮;只有在夜半的時候,也才會發現自己其實已經習慣了紅燈右轉,其實已經快速的騎車在台中的街頭穿梭,嘴中念念有詞的咒罵。

活著,但是飄著。

自己出發,回來的是優秀的自己的一張拼圖,裡面是充滿文字、圖片、精心排版與英文翻譯的美麗傑作。

我應該說一聲驕傲的。




但今晚聽到了其實好久好久沒有聯絡的家人,說了一句為我好驕傲。

我卻一點也不高興。

因為我其實做得不夠,在太過於巨大的事情面前,其實我很渺小,其實努力變得很徒勞,變得很可笑。

在巨大的事情面前,在成功之前,努力其實只是敲門磚,砰砰砰,等的還是重要的一個人來開門。

關心、在意、適合,都是其次的事情。從前從不喜歡機運與運氣,說著那些可以造成感情,可以造成人生的生老病死,讓人覺得人生總是無法掌握,無聊透了。

結果,沒想到還是得從那些無聊之中,找到找答案的樂趣。



我寫著,社會學不是有答案的問題,找答案是最有趣的事情,人生也是這樣。

親愛的,許久沒寫給你東西,這段話只是短短的文字。

寫在這裡,也是害怕,也是祝福。

希望一切平安,人也是,事情也是。

只有這一次我希望祝福比什麼什麼都要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