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命的重量

 揮汗,在機車陣中來回尋找縫隙。夏天的陽光就跟冬天的寒冷一樣,讓人忍不住急躁起來。於是車陣像是永遠不會止歇的一群很飢餓的野獸,轟隆,轟隆,轟隆。

被車潮給淹沒時,覺得自己特別渺小。

闖紅燈的阿伯,差一點撞上,我緊急剎車之後,汽車橫在他的車鼻的前幾公分。毫不意外的,就在我的驚駭還沒有降下來,升起憤怒之前,阿伯已經先瞪了我一眼。取得先機以後,飛馳逃走。

而我失聲笑了出來。

每一天的小插曲都是這種形式的,而他也是我的小插曲,我也許也是他的。
 
親愛的十五歲,好像是搬到台中以後,才慢慢開始習慣汽車飛馳的聲音。
 
又轉念一想,好像大二住在校外以後就開始了。第一次睡在光復國宅,還記得那五樓的窗戶,髒而且小,但剛搬進去還是覺得自己的房間可愛又舒適。在那個晚上夢是被喇叭聲追著跑,睡意則是被厚重悶壞人的空氣給趕著跑。我記得我重掐過我的枕頭,怪它沒有讓我好好的睡好。
 
但其實吵到的是馬路,喧囂的是社會,而無奈的是個人。
 
親愛的十五歲,人在自己所身處的世界裡真的很渺小。從長大的每一刻以後,你就會一直感覺到渺小這個字的如影隨形。
 
這不是像你想像的一樣的螳臂擋車,是ㄧ個小蝦米對抗鯨魚的故事。反之,其實只是很單純的加法。
 
很多很多很多的過去,加起來,就會讓人忘掉現在。
很多很多的便宜行事,就會讓人變得冷漠。
很多很多的不知所措,就會讓人選擇躲起來一個人過生活。
 
加起來,生活就不像是生活了。
 
日子總是不像是句子那樣容易組合。句子是名詞、動詞,形容詞,從嘴巴裡說,從腦袋裡想。在腦袋裡想的往往還有一些不可告人,將一些無名的元素添加進去,用譬喻法轉繞著詞句的型態,最後發展出一個好長好華麗的句子。
 
但生活不是那樣,生活就是,一個主詞。我。兩三個動詞,然後排列組合。
 
受詞則是命運跟社會給予的。
 
但是真正可遇不可求的,就是形容詞了。
 
美麗很多時候不可撞見,幸福大多數的情況下都無法與一個名詞緊緊鑲嵌。
 
於是雖然正面的能量總是來自於那些可遇不可求的,儘管輔導類的書籍總是在教導我用盡心力去喜歡那些短暫的機遇,我卻對於那些可以掌握,相連緊密的受詞感到興趣。我,喜歡,發生關係。
 
而這短短的句子就像神秘的咒語一樣讓生活充滿著難以抹滅的痕跡,儘管想要停下來,生活卻總是一再一再的記錄下來。
 
親愛的十五歲,如果你要問,最近的我所思考的最哲學的概念是什麼?
 
我會先說,我在思考,人為什麼自私?
 
而我最近的答案很出乎我自己的意料,人的自私,是為了依靠彼此的體諒而活。或是換個比較在地的說法吧,台灣人的自私,是為了依靠彼此的體諒而活著。
 
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想像著美國。廣大的土地,靜謐的綠,禮貌而愛打招呼的人群,還有怎麼也說不完的英文。如果要想得更為抽象一點,大概就是韋伯的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那種勤奮與保守兼具,但是又充滿個人主義實現的風格。在我認識的每一個美國的眼神裡,好像都散發著愛作夢跟有自信的魂魄。好像沾染了這片土地,就會被什麼奇妙的精靈灌滿了巨大的力量一般。
 
而,那相對著那的台灣人又是什麼呢?
 
台灣人,含蓄,但在乎彼此,在乎到可以人盡皆知的地步。在偶爾感受到的一點點的扶助彼此的心情當中,感受到的不是現代社會的文明,而往往是上古時代就已經嫡傳的敦親睦鄰。
 
我們對彼此微笑,是因為單純的體諒了對方。
 
其實,親愛的十五歲,其實你已經有在台灣當個大人的能力了。
 
長大其實就是把身邊的一切變得更現實而已,然後更習慣一些不公平的事情。因為老師、爸媽還有世界對那些不好的事情的屏障都會逐漸離開,因此到了一切都透明化的時候,你會發現。原來,你都懂。
 
你都懂怎麼樣的勾心鬥角,你知道怎麼樣作弊,怎麼樣吃別人的豆腐,怎麼樣偷瞄考卷而不被發現。
 
其實長大之後的道德掙扎沒有影集裡頭的那種生離死別,反而是在每天到底要不要在沒有人看到的時候闖紅燈,那種時刻,要不斷攻擊自己已經有些疲累、脆弱的心靈。咬著牙忍耐了一時,就要看著別人因為貪小便宜而得到的洋洋得意姿態,折磨、又折磨自己的靈魂。
 
親愛的十五歲,把你看不慣的事情加成好幾倍,就是長大以後的我每天都在發生的事情。
 
你後來學了社會學,你在幾年後的自傳裡會寫著,希望社會學可以幫你看穿一些原本無法理解的事物。但思考其實就是一把尖銳的雙面刃,一旦看穿了,世界就一點都不好玩。要遁回原本童貞燦爛的世界,要有周伯通一樣七十歲還可爛漫的心情,還要有可以自己跟自己打鬧嬉戲的本領。真的太難了。

失控的負向思考最近剛剛被控制住,所以才剛開始不說一些讓人喪氣的話,開始把生活中一些小小的事物累積起來。


而親愛的十五歲,大人世界還要繼續陪我很多年很多年。

最近聽新聞,想著別人的人生。我的結論是。

我們大概都是仰賴別人的體諒而生活,從表面到本質都是。

這就是生命的全部了,這是我為什麼懂得那些邪惡,這是我為什麼懂得在混亂之中尋找平靜,在平靜之中尋找紊亂。

這就是同情的本質,也是冷漠與貪小便宜的本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