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閉上眼咀嚼人生

 一個人推著菜籃東想西想,純粹因為想吃些什麼,想做些什麼,那種無謂的想著而感動輕鬆。

而隨即買了一大包的air ways口香糖,結帳的時候只覺得分量十足,渾然不覺得什麼。直到回家,拆開包裝,才驚覺真的是好大一包,三整大包,吃起來好幾天。

想想,自己也許一直是個沒有脫離口腔期的小孩。

總喜歡在空氣中咀嚼,運用上下顎之間的力氣,用力咬著東西。很多時候喜歡嚼不斷的麵,喜歡因為筋度高而吃起來有口感的麵包,或是爽脆的任何東西,脆皮、脆果,或純粹是沒口味的脆藻。

喜歡反芻身邊人的文字,假裝文青工作那樣沉思,在沉吟的時候拿起自己的下巴,搔搔又抓抓。也喜歡攀咬著別人的謬誤始終追打著不放,以至於開始產生一種自己很理性不會偏頗的假象。

個性裡始終有那麼一個沒安全感,愛講話又喜歡愛現的小孩,偏偏又總是乖巧的擔心冒犯與打擾別人,以至於嘴裡總要有些什麼,忙著嚼著,才不會講出不該講的話。

想想,差不多是從去了溫哥華以後,開始喜歡嚼口香糖。

不是從不如此,是開始一種有意識的懷鄉。

記得剛到那邊的時候開始尋找同樣辣度的口香糖,大多數即使是無糖都讓我甜得發慌,直感覺到口乾舌燥。直到找到了學校附近的一家印度人開的雜貨鋪,總在難得臭臉的店老闆面前買下一大包,他反而不感謝我的樣子,還會用一種彷彿我害他要補貨辛苦的眼神看著我。

於是嚼著的是一種異國,也是那時懷想台灣平靜安穩的唇語。

生活於是乎,像個癡傻的獨行俠,聽語言,想事情,咀嚼浪漫,囫圇吞下感動。

最近的生活卻遠非如此。


好一個一段時間都覺得自己如行屍走肉了。鬼魅一樣的飄忽在工作與下班之間,然後不帶感情的移動到電腦前,繼續消耗自己的腦力還有眼力,去把英文看完,把單字印壓在腦袋瓜裡,並且吃下單字老師不甚標準的英文。

小心翼翼的切割自己的時間,然後直到所有人都來抗議說我為什麼都不陪陪他們,我才疲軟的想要大吼大叫,說我才想陪陪我自己呢。

原來感覺到的是,像花了好多時間在過別人的生活。

在一個自己不喜歡的軀殼裡活著自己覺得枯燥的生活,作著覺得令人已經不再能燃起熱情的事情。不過長大也久了,慢慢知道那非戰之罪,因此事物本身可能沒什麼,可能只是沒睡飽、只是沒心情,或是只是周末遠遠不夠自己變回那個天真爛漫的自己罷了。

坐在椅子上,想冬天披著大衣;想著夏天被颱風吹歪吹倒了的樹枝。
從最巨大到最渺小,從最紊亂到最整齊,心境裡沒有一塊是平靜而毫髮無傷的。
像今天喝光了一整大杯的咖啡,純粹的苦澀適合極了"悲"從中來這個成語。
改了又改看了又看的文章,直到另一位同辦公室的助理偉琳出了去,我與旁邊的研究生薇琪才又聊起了天來。

她說起了紫微斗數加上易經,剎那在因素分析盤旋迴盪的腦袋裡,像是一個不搭嘎的搖滾樂,直唱著自己很盡興很靈魂的歌曲。

在辦公室裡說話特別小聲,因為深怕擾動了那注定要嚴肅與理性化的教育、科學這一些名詞。

儘管這些日子以來,,可能聽老師講起的話,總是淹滿了情緒,多過於教育與科學。

這恐怕才是長大的現實吧。

下午時口香糖吃完了,整個人陷入很憂鬱與害怕的狀態,還好最後把冷氣打開,室內反而變成令人渴望耽溺的地方了。

下班前倒了垃圾,一看,裡面好多好多的紙屑,大多是我吐口香糖用的,沾滿了在嘴角即死的心得,或是一些感性、一些不知名的感觸良多。學著學著把那股衝動只是拿來大力嚼著,用唇齒還有發狠的力量咬著,口香糖則會認分的變形、又變形,卻不會留下被傷害的痕跡。

所以清走了的是沒辦法輕易出口的話了。

而一整個周末一兩個禮拜兩個多月以來,慢慢發想的很多事情都像是這樣。每天領著錢,吃著飯,買一買東西,大笑或是期待一些小小的事情,講著話。

有一部電影好像訴說過一個人的人生被口白讀著、預測著,因此害怕極了。但我反而覺得,一個人沒力的低頭生活著,連口白都沒有,連一個巨觀的先知者都沒有的日子,反而讓我孤單極了。

咬一咬嘴唇,閉緊,聆聽吧。

週六認識了一個很熱情多話的女生,像是被小朝陽燒到,雖然沒忍不住微笑,但是對於世界上還能有那樣純真無邪的力量,覺得很是新鮮與晴朗。

她說我善於聆聽,善於分析。

而現在的我也在回想,雖然我週二才第一次挑戰自己上滿一整個小時的課,學生趴著萎靡著但沒睡著。

因此也許我也偶爾口若懸河,至少讓人還有聆聽的興趣。

那天的演講準備了快十個小時。


而最近回想著那些畢業前一遍一遍在酒精裡沒有價值觀,但充滿激動而激烈反思的論證,是如此的真性情。那種純粹笑著或是憂鬱著的日子,並不想重複一次。

但假如又吃的類似的下酒菜,很難擔保嘴角不又泛起一次啤酒的啜沫。
(今天身為酒鬼的我,在台中的街頭找到了Gordon Bierch。大喜。)


晚上洗完澡才突然想起要祝一個艾潔生日,邊打著短短的文字,邊斟酌短短的篇幅可以怎麼乘載自己小小而平凡的感激加上祝福。沉吟之間,舌頭的觸感被腳底的痠疼襲奪走。訊息的通知紅了起來,我不爭氣的笑了,原來想到的都是那小小中庭一圈轉過一圈的話題。

最近太少話了,以至於想像力與記憶力倒退到畢業之前的自己。好像跳過了當兵,跳過了這段時間的快樂與奮鬥。

回到一個不純粹,不簡單,但是一個自己很渺小的一個時間點裡。
拍拍自己的肩膀,聽一聽自己的故事,然後跟他說一下這段時間自己是怎麼過的。

渺小的兩個肩膀靠在一起,有點想哭。
但多少也有那麼一點點,長大了的感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