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沒有自己學會的事

 這些年淚腺變得發達了,過去從沒有這樣的經驗。

小時候總以為人只會隨著年紀的漸長,理性的成份會月多,越來越可以自主管控自己的生活。始料未及的是,大多數的時候,事情只是變得更複雜,因此處理事情的狀態,也慢慢習慣變得總是在未完成的狀態下。從最初看到這種未完成會不斷苛責自己,到現在只是更平靜的對待它。

像是,未完成的個性,未完成的工作,未完成的學業,未完成的感情。

很多事情在這個過持中需要學會,尤其是面對著該有與不該有之間的那種心情落差,必須調整到最好。

但也有在這過程中自己學會的事。學會哭,就是其中一種珍貴的能力。

隨著長大自己的感性能力不是變得更好。我總覺得,也許只有我這樣,但是年輕時候那種為賦新詞強說愁,對我來說還比現實美得多。在年輕時根據閱讀文章、影片的轉化,經由譬喻與象徵所得到的情感波動,在長大的過程中,只是像是實證主譯者那樣一一驗證之。

當人們變得長大了,很多事情就會覺得更不是那麼珍貴,因此就覺得,一切都是那樣了。

於是自私赤裸裸的,於是發狠的戀愛赤裸裸的,於是大笑大哭,赤裸裸的。

當年那些連害羞嘻笑打鬧,而造成的吸引力,則全部都歸類到童年裡去了。

有人童年比較愛哭,長大比較堅強。但我反而是回過頭來,長大了,比較愛哭。

很多事情都經歷了過去,才可以把經驗變成是自己的一部分。小時候總不相信經驗可以束縛人,年紀才足以評價事物,但直到自己更加長大了,才覺得「你長大了就懂。」這句話還是有存在的必要。

小時候,喜歡范筱萱(甚至不確定這樣寫對不對),青少年到青年,喜歡粱靜茹。

我寫過一篇文章,說當從粱靜茹到聽孫燕姿,又是另外一個境界了。

然後慢慢可以在更是渾厚的歌詞裡被意境弄得渾身顫抖,眼淚打轉。

當年總是很愛家裡放著的英文老歌,只覺得哼哼唱唱,音樂單純,很舒服。加上配上最喜歡的晚餐時間,在曲調之間大啖食物,一口飯一口菜,好是過癮。但直到長大自己更擅長哼歌,才覺得那些音樂如此難能可貴。

臉皮依然單薄,在別人在的地方,都不敢大聲唱歌。在館中當兵太長哼著歌,還被紀琁嘲笑了好多次,說太吵太吵了。

於是儘管感情赤裸裸的,歌聲依然很含蓄的在胸口積蓄著。

只有在一個人開車來回地點時,在那密閉安全的小方塊裡,我會大聲敲打著方向盤,大聲唱歌。並且在偶爾很深情很陶醉的時刻,掉眼淚。

親愛的十五歲,很難想像吧?

如果我告訴你,每次讓我想掉淚的那幾首歌,都是你從小就聽過得,直到現在你都哼得出來的,你會不會覺得很神奇?

越長大,我越是嚮往80、90年代的單純,而且浪漫。

最重要的是,在我們眼中不純真的大人,提到那段時間,都像是忘了魂似的,開始讀著遠方的回憶,不小心講一些自己很在意的故事。

我總在想,不管幾年以後,我也會跟我的小孩說,我小時候那些歌。說到他們聽耳朵長繭,大聲抗議拒絕我的靠近為止。然後我依然我行我素的浪漫,自行在音樂中陶醉不已。

那時我喜歡的歌手,說不定又回到了江惠、陳昇。

聽著「聽到歌聲,心情就會快活。」為那種好單純的日子惋惜,就,又哭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