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登登登,you got message

 從前總覺得自己很難適應變動與失去。

好像極小的時候,小學左右,曾經在一個很小的時刻,像是一天即將放學之際,突然感覺到時間留逝的悲傷。那一個瞬間,我發現無法運用擁有的知識,來理解怎麼去說明每一天的過去,然後接下來每一天的過去,情感成長,但是又哀悼失去的這種不斷循環。

當天,年輕稚嫩的腦袋有點超載,因此只是跑去盪鞦韆的地方,挖挖泥巴,想一想該怎麼辦。

這一個問句就遺落在童年了。

然後同樣的感受到了極為長大,到了工作,到了當兵,襲來的卻是不一樣的訊息。

自己每次寫著網誌,總在緬懷所有人都用文章溝通彼此心情的那段日子,想著高中時期,每一個人一個站台。點開固定的網頁刷新的瞬間,既期待又害怕失落,好像從別人的語氣裡可以多懂些世界,好像從別人少講得那裡多了一些未知的恐懼感。

有時候用智慧型手機滑著滑著,覺得那好像是前一個世紀的事情。

不過說起來真的是上個世紀的事情了呢!

還記得跨入兩千年的那個瞬間,台灣那時還不像今天流行倒數,但是仍然在全世界的歡浪聲中,大家在電視前面祝福了一回。

還記得跨入民國一百年,自己小小完成了心願,合十,然後說,希望台灣還有之後的好幾個一百年。

時間無情,人其實也很無情。

總在與朋友聚會的場合,大聲抱怨著情感永遠跟不上時代的變遷。

但事實上,卻似乎用超乎自己想像的方式,讓溝通情感的媒介不斷更換著。從「叮咚叮咚」的yahoo即時通,到「登登登」的MSN,到了後來流行起來的「咕唧」的facebook,現在自己則習慣聽到又是「叮咚」的Line了。

有一段時間我把MSN換成是短的音浪聲,聽起來像是吉他短奏一曲海灘風、南洋風的聲音。那時候對於那個聲音有過多的期待,就像「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那些聲音裡有充滿理性與無法解釋的期待與思念。

站在未來懷想起來,思念才會超載。但在生活之中,必要的時候,媒介可以很容易被換掉。我們可以大聲疾呼,說情感溝通才是人們生活的中心,因此可以理直氣壯的讓世界變動。

所以我曾經很習慣筆談,很習慣與人交換筆記本裡自己寫著的愛情小說;但現在,連我也幾乎脫離不了滑著手機的習慣了。

如果問我,我只會淡定的說,這就是,變動。

仔細想想,如果我也說「這就是,長大。」我會不會感到悲傷呢?因為自己任由時間擺佈的態度?

今晚,直到看見所有人都在懷想使用MSN的日子,才想到有些東西的逝去,其實無法追回。

一個介面一個世界觀,一個畫面就是一段動人的婉轉,有時轉播的是未寫完的功課,有時轉播的是思鄉時思念你女孩的臉龐。

轉換介面想要跟所有人保持通暢,因為太多的「登登登」同時連發而怪罪MSN的設計不周。

仍然忍不住要讀一讀那些越延展越長的,每一個人的心情狀態,怎麼在小綠人的隔壁變動,好像說著年輕男孩女孩以世界為中心的煩惱。

那是爸媽不知道的碎嘴,彼此只知道彼此,心情疾呼,還不需要配上你所有的身份、生日、照片與點個讚的時代。

點選是關心,不點選就是選擇性忘記生命中這樣一個人。
或是大家彼此討論該怎麼樣怎麼樣封鎖一個人。
或是一個人很著急冒汗的思考自己是否被封鎖了。

這就是,變動。「這就是,長大。」

很長的一段時間不打開電腦裡的MSN軟體了,選擇把使用的記憶遺忘,順便也遺忘自己在那些日子裡所累積過得遺憾。自以為這樣過得很聰明。

自以為,這就是長大。

就是不再可以撒嬌的一天。


而在即將結束之際,我反思著,將來如果孩子問我,這是一個怎麼樣的時代,我的成長又在裡面怎麼樣互動時。我為這樣一個遲疑,遲遲無法打下最後的一段結尾。

當科學與理性迎戰文化心靈的敵手,勝負遲遲無法分出來。

但我想今晚值得留下來這樣一段話:

「孩子,科技會答應帶給你許多事物,像是答應你更看清這個世界,走遍更多的風景,穿梭於更多的知識面向。

科技會教你怎麼舒緩悲傷、排遣寂寞、分享快樂、還有醫治失落的心。但科技的職責只是進行式。

只有你自己可以決定什麼該留下。只有你自己選擇回頭看時,有些事情才會留下。」


今晚我羨慕那些同樣緬懷MSN歲月的人。

重新贏回,長大之後所沒有的那些,因為回憶而重新駐足心靈裡。


小黃視窗閃爍著,提醒著我,曾經是什麼,只要回憶,我就一直都是什麼。

所以再見親愛的回憶,並且請讓我變成你的一部分。

請讓我繞過文字可以描述的生活,到現實世俗到無法令人呼吸的長大後的日子,告訴我自己

我,寫下了我,選擇為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