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7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給陶醉的嘴唇發熱的胸口

 親愛的魚兒,大多數的事情都沒有這麼簡單。

如同細數遠離妳的日子,想一想究竟費多少力氣讓生活重新不上軌道。

還有,如同大海一樣的大人世界終於被釐清出了一些邏輯軌跡,乘著這些就像洋流一樣,讓人漂流的彷彿帶著全世界的風那樣飛行。

手指一彈,冬天,然後夏天。

數一數最後一次的壓歲錢,尷尬一下自己的歲數該怎麼樣被看待。

然後從皮夾裡拉出又臭又長,永遠整理不完的卡片、名片,甚至記不起來究竟怎麼謝後了美一張薄薄的紙片。


那,親愛的魚兒,就是該說別的故事的時候了。


故事其實一不繼續寫下去,就全部流失了。

將近一個月不寫東西,或是將近三四個月,只讓自己的心境過著自己的生活。我算是小心翼翼,又無知擔新的,讓自己與文字分離,把工作還有心情全都分配到不知該怎麼支解的情緒之中,一一剖析到自己無法忍受,然後再把那些發酵的東西一一分解,最後,扔掉。

心情全都是亂成一團的麻木。

儘管偶爾想要整理些什麼,也會因為害怕寫不出好的東西,而作罷。

親愛的魚兒,靈感真的會隨年齡開始流失。

提煉自己心情的能力會越來越弱,時間、記憶力、重要事情的先後順序、生物本能,這類的事情,會開始佔據生活大部分的部份,而心智就像是定量的磅秤,只能量取那麼特定的東西。連,自己也許能作些想些看些別的什麼都忘記了。

心情變成一閃而過的心裡社會集合體,擅長用理性社會哲學分析的我,會開始一一解構。

把我,變成你,分析。
把你,變成我,同理。

說來,挺可笑的,有一度都會覺得自己那麼樣的擅長某些東西,以至於自己可以獲得某種與人共體、共感的高潮快感。


然後說故事的終結的時間就到了。


抓緊機會,跟大家照相,還是一樣羞赧的沒做什麼,感受大家無比的熱情,還有感激。
許許多多的擁抱,說著不捨,說著有我真好。

孩子稱讚,說你我個燦爛的笑容,說希望我會捨不得走,希望我會回來看看。

連,開始覺得這是客套的想法都還沒有醞釀,感動就已經蔓延了全身。


但一切都還是在平淡之中進行。


直到那樣的時候,就會以為:

親愛的魚兒,我就會以為,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平淡無奇,而我也是一樣的平淡無奇。

自我質疑成為不浪漫的依據,緊握著的想念與想像,變成自己高中時期的詩人特質。

親愛的魚兒,以為自己只剩下社會分析,只剩下解析facebook朋友的轉文,分析一個又一個的社會運動所興起的浪潮,分析媒體挑選過所剩下的那些芝麻小事。

而那些真正重要的問題已經久久沒有發問。

嘴唇發乾,渴望答案。

「我是誰?我要些什麼?」


古早純樸的語句,卻帶著十七世紀啟蒙以來的自由,還有多年的民主自由、個人主義,還有一些零零總總,不值得用大詞彙來分析的生活經驗,組成了生活中時常大哉問的,簡短問題。


我是誰?

從替代役拆開制服縫線時,我還沒有那麼多的感觸,而是直到領到退伍令,在人群之中飛馳著機車,瞬間覺得自己要離開公館的同時,才有一點點那樣的感受。

人們之前都會用:「恭喜啊!」那樣的語氣來告訴我退伍是怎麼一回事。

不過我清楚明白的記得,當年要大學畢業的時候,也是到了第一位老師告訴我:「恭喜啊!」這個語句,我才發現我是多麼的遲鈍與不善於感受到節慶、儀式所值得慶祝的地方。

即使領到了紅包,即使阿姨、主任、大哥、老師們都送走了我,直到看完比賽,振臂疾呼,才覺得自己要離開了。那樣小心翼翼的開走車,喘著,想睡覺的,回家。

自己,其實就是時間所配置出來的,然後因此被人評價的一個身份。

像今天的我其實仍然是個閒人,在別人眼中,就是剛退伍的男人。
下禮拜的我,重新進入工作,是個工作的男孩。

而前天的面試還言猶在耳,第二天就是答應,然後倉促的決定要前往下一站。

很多人知道我在幹什麼,但我只知道那麼淺薄的,我也就是時間所象徵的那一切。


我要什麼,親愛的魚兒,就是更大的問句了

可以從最平凡的深呼吸,到最繁複的社經地位、知識水準、世界觀、宇宙論。

世界上有數以兆記的邏輯思考,還有判斷事物的標準,每一個人一套,每一個人多套,每一個情境一套,然後組成自己有的排列組合。甚至最好的統計軟體,都算不精準那些不斷跑動的心智。

「我」是個難以掌握的主題,甚至比「他們」那樣遙遠的主題還要難的多。

看得清楚,描述就要更加小心。

說我要什麼什麼的時候,就要花一百倍的精神確認,然後合法化自己的心情。

說起來簡單,其實面對別人的時候,自己還是婆婆媽媽的,想要,但是說不出口。

於是自己要是什麼很多時候就是別人要什麼罷了。

組成,多了,就像是一個完整的個體,只是更多面向,其實,只是人多了點,想法多了點。想想,也許一輩子都這樣,學著體貼,然後不要因此而受太多的傷。

也夠忙了,對吧,魚兒。


親愛的,你與你相識的日子還在變長。

雖然有時候,我很寧願停在以前。

但近來的的順利,終於找到工作,終於抓住粉紅色,終於停止那快要兩年的心智漂泊,我無法形容要怎麼說清這種感覺。

也許,就只是肩頸鬆軟了吧。

平淡,但是,很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