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7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魚肚白的溫柔

微midnight,微冷。 

天空短暫的露臉,曙光在倒數中難以埋沒。胸口中卻是難以承受的夜色。

從思考的第一分鐘起,到第十分鐘、二十分鐘、第一百小時止,每一分鐘的心跳都可以細數,但每一個脈搏的鼓動都像是加重創傷。

存在本身應該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但是隨著長大,大多數的時候,卻寧願自己不存在。

魚兒,很諷刺呢,不存在,煩惱也就不存在了,自己存在過得那些快樂、那些不可一世,也就沒有意義了。我卻,一點都不想如此。

所以解決之道一定從來都不在毀滅吧。

儘管失去是最古早的語言,無常將山頂洞人的親人分,或是921大地震所帶走的生命故事。

想起幾年前帶著原住民孩子的營隊,問著他們家裡的事,他們用那跳躍的腔調,上揚的語調說著:「爸爸喔,死掉啦!前幾年八八水災死掉啦。」那種語言裡,已經哭乾的冷靜。那種,大家總是賦予「樂觀」刻板印象的語氣裡,藏著的故事。

親愛的魚兒,當我用自己腦袋裡的方式讀著這樣的故事,就會特別想哭。

而同樣的情境不斷發生在我的生命中。

就像,每天,我會用眾多的情境來活活困死自己,告訴自己有多少種方法別人可能會不信任我、別可能會給予我我不願意的,還有別人可能會不想要我。

從害怕失去之中,尋找追求的力量。

這種追求構成了生活之中,「執著」行動的那一塊。

我想哭,我想要停止不哭,因此堅持做著該做的人、該做的事。

放不下做個溫柔體貼的人,也無法讓自己屈服於公共道德的瑕疵。即使越長大越覺得堅持的困難,卻也形成一種長大獨有的孤芳自賞。

親愛的魚兒,這樣想想,有時候孤芳自賞才是美感形成的基礎。

生命之中難以凋零的正是那種不可取代的部份。

就像此一秒鐘過去以後,我所寫出來的網誌就不可能一模一樣,那種瞬間即失去,讓我培養了快速打字,快速紀錄的能力;誰也不知道,會讓今天的我快手打字可以在服役期間讓我幫助了許許多多的人,甚至獲得校長的賞識。

我刻意的貶低著自己,因為自己近來所受到的挫折而羞怯於接受稱讚。

親愛的魚兒,我積極的當個完整的好人、能人,卻好像忘了一點點的孤芳自賞。

忘了去花力氣經營美。


如果熱情依然,也許我從沒有放棄繼續經營與學習生活,未來終有一天會賺回來的。


想念起鹿林山的雲海、清境農場的藍天、烏松崙的雨點
學校裡亮亮與小童星的笑臉,不說什麼就衝過來的熱情
同學們的「不要忘記我們喔!」,沒要求什麼卻也送來的點心、問候。
很多很多的照片,很多不可紀錄的部份。
資訊駭客的社群、勵志書籍的結構、勵志能力、人際關係的吞吐(應對進退)、還有對自己的每天覺察。


太多不可抹滅的事情了。

魚兒,天亮前。

我仍然會睡著,仍然會試著醒來。

而我對潛意識的夢這麼講著:我想要一個魚肚白的夢,像是盯著火焰燃燒時胸口所產生的力量,像是聆聽水流所產生的安祥,像是對於絕美的文字無法招架時,只好忍不住分享。

在最脆弱的時候,魚兒,請你還是要記得提醒我愛著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