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害怕寫作的研究生

好像因為成天與文字為伍的關係,偶爾會覺得自己害怕寫作。深怕把筆墨操多了,自己隔天寫出來的東西就會平淡無味。或是因為生活中層層堆疊的事實與觀察,經過社會化的洗禮之後,大家都只剩下那短淺的興致。

追根究底去想之後,就會發現自己畢竟對於漂流在外自己的書寫,沒什麼自信。

覺得留學的日常是扮演,是舞台,是日常生活的展演。而後台的時間則大多數都被社交媒體(那些人們不斷批評的)所佔去。笑著看Facebook的文章、聽youtube的千變萬化,讀PTT、Dcard後陷入思考膠著。

然後差不多就是如此了。

與文字的關係因為平板的發明,而從電腦桌延伸到床邊,然後是廁所上。

 

最後只好去發明一些拙劣的儀式,中介那些無關緊要的事,以便自己最終好像能像樣的忙著些什麼。做點,不是那麼文字的事。創作一些不是那麼既有存在的語言組合。

 

每一篇論文都嘔心瀝血,千錘百煉,背後有龐大的社會學和社會學基礎的社會化。

有時不得不承認,自己對於閱讀文本這件事情,還是停留在十年前。初次踏進社會學,只覺得作者如何交織人生與文本,簡直就是過美如詩句。隨後發展出來的發展出蜘蛛網絡一般的知識社群,開展出精彩的推論、對話、推翻、反思和再生產。覺得自己在讀小說,有武俠的刺激還有愛情世界的不美滿而完美。

該怎麼說呢?

感覺書寫已經上一個時代的自己。

現在的自己不再那麼勤於記錄自己的生活。深刻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宇宙論,不再是環繞任何人小世界的核心。於是揚棄了自己多數的框架與說法,丟掉了大多數的譬喻。

投入了時間,日常吐出了某一種巨大的詮釋。我們如同小時候撿著從販買機滾出的飲料。即使知道自己選的是什麼,還是多少希望能更漂亮、更冰,又或是比原本要更大罐的飲料。然後奢望機器總有一天會把吃進去的硬幣或時間還給我們。

一如往常,機器還給我們依然是那句:「謝謝光臨。」

覺得走到最初和最終,都依然是文字的故事。

 

在論文即將開展,也開始教導學生社會學的這一年。

嗯,先從自己不要害怕眾多的寫作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