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粒塵

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79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後資格考時代

 一早在跟台灣的國族主義,移民,還有國家理論奮戰。晚間,爬過200多頁的政治學、國際關係、人口學與統計、女性主義,還有哲學有關intersectionality的討論。
 
綜合了一天下來,有幾個想法。
 

  • 原來最近自己的掙扎是因為更加接近學術社群的現實,因此許多有關於純粹「做研究」的想法都一一破滅,而重新在對於學術社群的認識上重新建立。某種程度上來說是件好事,至少努力的方向更現實而扎實。也希望這種痛苦可以長出自己對於知識生產、生命智慧的一些新的認識。

  • 很慶幸自己出國唸書。更重要的是來到了美國,也選擇了社會學。理由是很多大學時期胡吞強記的「知識」或是「價值」,都可以在閱讀的過程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那種突然在字裡行間,閱讀哲學演變、美國學術演進,或是社會學理論的推演時,突然「啊!這就是老師們為什麼當初會那樣教!」的感覺,就值得這一趟來美國接受各種學術的洗禮。

  • 特別喜歡在讀書時出神,一下子想通美國老師們所選的文本跟之前大學老師們提供的文本的相似性。當然可以想成,是訓練的專一不變,但是寧願相信這是某一種學術社群的集體知識任務的不同。90年代有90年代的浪漫,2000年以後也有自己的風景。至於10到20,希望我自己也是那小小的一塊拼圖。

  • 有關學術價值的辯論、有關對於社會運動、改革社會的認識,都是我大學所建立的社會學基礎。如何思考這一些學術養分怎麼種在當代的(或是台灣,或是美國)的社會學領域中,是我最近要強迫自己不斷不斷不斷思考的課題。

  • 我還沒有單一的解釋敘述自己為什麼要做研究跟走學術。只知道自己還想要在這裡繼續做下去。

  • 然後,覺得純粹的撐下去比每天快快樂樂要重要得多,因為快樂不能當飯吃,但學會怎麼與困頓相處可以。

  • 身在國外對於社會學家來說有個天然的優勢:幾乎永遠不會有時間停下來「作為主流」。這是在台灣時即使是用力爭取也沒有的機會。因此停止思考各種變動的權力、身份、論述與價值怎麼創造自己周圍的世界。

  • 具體一點來說,作為學生,作為文化他者,作為低薪研究生,作為「情境單身」(借用一下沈秀華老師的概念),都有助於我認識許多原本無法深入的經驗世界。不太覺得一定對學術有用,不過在其中生出的語言、思考能力,實在是很珍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