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粒塵

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79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給自己的學術的自言自語

有時候發現自己喜歡學習,是一種比愛吃還要根深柢固的習慣。

愛吃畢竟還能靠著外在的減肥、或是美食沙漠的新竹、美國這樣的地方,去延遲一下。而喜歡學習,比較像是在身上的一種甩不掉的習慣,腦袋隨時都要忍不住動兩下,分析、解構,然後想辦法像拼圖一樣在腦袋裡擺放一個位置。

念資格考,最享受的莫過,在被文本摧殘、被各種論述攻擊,然後看作者終於想辦法(不管是成功或是不成功)殺出一條血路,說這個方向如何如何,我的方向如何如何。
 
過癮之餘,把筆記收在一邊之後,總能引發自己特別多靈感。有時候能夠把大張的學術藍圖,支派與大的辯論之間的關係,慢慢畫出來。有時候,則是可以把那些辯論所運用的觀點,慢慢納為己用。
 
於是,每次用功唸完一本書,一個研究取徑或是一場理論辯論,都可以寫出好多思考。
 
不論對不對,從進研究所到今天,慢慢也看著自己的研究方向慢慢聚攏在幾個學術領域的辯論之中。
 
儘管研究所總是有說不完的寂寞,還有懶惰與上進的兩難。最重要的是,還有幾乎是以鐘點般不斷提醒的,「出版」、「出版」、「出版」。

唯一能夠相對應的,是不斷提醒自己,唯一不要讓自己變成僵屍,或是純粹變成一個不在乎任何事物,只想要「出版」的學匠,就是好好的消化這一件事情。


於是研究所就是跟孤獨、懶惰與「出版」(或是說寫作)相處。

這樣的生活中的小確性,就是那些,某一個兩個晚上,充滿興致、靈感,大量的讀著書,然後忍不住胸口就會充滿了靈感想要寫下來的日子。

啊不對,應該說是大確性了。

讀資格考的這段期間,總有幾次能夠敷出很重要、很龐大的藍圖式的研究取徑與方向。總是在一口氣忍不住寫完之後才發現,慶幸自己大學以來,就一直在學術辯論、定義、挑戰與反芻經驗現象之中訓練自己。因此無論看起來多麼遠的日常閱讀,不相干的領域、研究方法,總有一些特殊的時候,可以把它們全都黏到一張圖解之中。

更令人開心的事,回頭看起來,圖解與圖解之間,見著越來越清楚與單純的解釋,覺得自己進步了。

不過,社會學的研究不只是想出可能的理論途徑就好了。還要用經驗現象(人)或是文本來證實自己的想法。所以學術上,不管自己有多麼的自負覺得這是天分與努力的結果,最終還是要回到有多麼努力找到東西來證實自己的想法,還有多麼的努力把想法轉成得處理得當的字句。因此還是處理文本,還是英文的能力,也還是研究能不能做出來,能不能好好收集資料、分析的問題。


只能說,學術好像就是不斷「念舊」與開「眼界」的過程。

也只有這些小小的時刻,假如記得的話,才可以拿來對抗那些日常中不斷攻擊自己的,孤獨、懶惰與「出版」的問題。

要珍惜自己看得到的,前面的路,還有後面的腳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