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粒塵

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82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美國作為一種符號

美國作為一種帝國/文明的符號,巍巍的長在我們上一代許多知識份子的青春記憶之中。於是我們聆聽到的總是某種東方主義的論調,暢談對於遠東的神秘與感性,對於西方世界理性思辨精神。聽有關於文明的論調,聊美國人大方與制度的完善,以致於民主幾乎不需要人們動腦就會自體運行。

不過現實是,美國就跟任何一個國家一樣,在後現代以後的世界掙扎著自己的出路。與我所熟悉景象不同的地方,是美國社會裡總殘存一種帝國的餘暉。

它的美麗不在於它曾經有過的強大,而在於它一直都被低估的那些衝突與混亂。以及身處其中人們的自由雍容。

美國人不像電視節目、或課本宣稱的那樣廣納文化歷史。相反的,他們喜怒哀樂,歧視、鄙夷、畏懼、歡笑、接納、同理。而我最欣賞其中的就是美國人於自身的誠實。那種乾淨的自信與對於個人主義的信仰,讓人羨慕,也讓人氣憤。愛的是活在其中不用怎麼去遮掩割除自己不擅長的部分;氣憤的是,那些無所不在的自信恰恰構成了這個帝國符號的合法性。

最近爸媽來美國,聊到美國二十多年的變化。已經在這裡過上一年半,本以為會有些驚訝,結果真的說出來,每一吋改變都彷彿可以往回讀出些童年的影子,以及從中比較出今非昔比的種種看法。

仔細想想,留學真正的意義可能更深層次的是,認識美國這個符號與自己的關係。

來美國的首先遭遇的是幻滅,看這個國家自以為是的進步,困死了他們二十世紀中期以後就適應了的生活。那種在二十年前令人震驚的強大,現在頂多可以說成是溫吞的生活慢節奏。

直到後來才逐漸建構起自己眼中所喜歡的美國。像是對於物質生活享受的理直氣壯。像是文化熔爐中碰撞到的共患難朋友們。用英文與破英文,學會溝通友誼還是只是氣味的問題,而不是語言。

真正想知道的是,又過一個二十年,這個美麗與幻滅過的帝國,在我與下一代的對話中,會是怎麼樣的一個童話/愛情/恐怖/政治的故事。

啊,也許下一個世代無所謂故事或不故事,只有選擇哪一個時空虛擬實境活下去的問題?

大年初三,腦袋裡是社會學、IRB proposal、研究助理的工作、禮拜四更新的海賊王、禮拜五吃火鍋,以及禮拜天更新的walking dead。

其中只有海賊王跟社會學,大概可以講到真正老的一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