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粒塵

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79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有關快樂的問題意識

15-16年的冬天,第一次久留海外的過節。很快的習慣了度假的慢郎中節奏,享受極了邊做事邊偶爾約人吃飯聊天的爽朗生活。

最近思考的主題是快樂。

該開始度假時不太習慣自己一個人的快樂。總覺得快樂是相對開學時那種生活節奏的不規律,以及心情的極度不平衡。於是破壞式的生活了幾天,縱容自己看影集、聽音樂,大吃外食與痛快的烹飪美食。

敲砧板如樂器,囤冰箱逛超市像明天就要逃難。

有一度覺得有些窒礙,擔心著自己的喜好與快樂怎麼好像出不了青少年的時期。恍如從20歲那一年起就宣告停止學習。

以致於所謂的「感到快樂」都牽涉到某種模擬青少年的狀態。

像是徹夜不停的閱讀小說,與朋友少年時喜歡的角色人物,金庸、向達倫、刺客列傳與九把刀。

或是所謂的不夠快樂,就是尋找青少年以來還沒有幻滅的那些想像。

像是梁靜茹的情歌,幾米的繪本,彎彎和高木直子的幽默生活。


少數新生出來的稱不上是快樂,而是一些軟化生活節奏的調劑品。年輕時覺得口味太重,現在卻成熟得剛剛好,覺得不會太狂,也不會太鄉愿。

比如說李宗盛的歌詞,讀到會動容的文本,或是關於家鄉親情的起承轉合。

快樂很快的存在,很平凡的沈寂下來,然後失去,又想辦法找回來。

很快的情感被磨得沒剩什麼,生活與戰鬥、競爭就佔滿了日常的現實。碰撞著現實的真實情感,只能像是失戀般不斷找尋過去斷掉過的那些符號、象徵與旋律。

後來,我發現我很少寫有關我自己的事了。

吃飯配youtube影片,聊天配日常生活中光影變化,人生百態。消化社會新聞與政治新聞如麻辣火鍋,用力的攪和吞下去然後大口大口的喝水稀釋。

攝食快樂元素像是營養。把微笑當作生活必備的鍛鍊,反覆操演。

總以為自己是個善於欺世盜名的角色。可以把假裝的快樂當作人際的槓桿。但只有照鏡子才偶爾會發現眼神總是騙不了人,不再閃爍就是不再閃爍。

我開始寫有關獎學金與履歷表的申請資料,傾吐自己的足金足兩。卻怎麼下筆也燃燒不出當年的不可一世。

快樂存在成為一種學術的課題,等待幾十年的驗證與分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