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粒塵

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82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社會學家的能與不能(下)

1. 
平凡的日常需求很少。如餃子那樣的大小。

仔細想想計量的單位只要手中的茶匙那麼大就好。

攤開原本就機器切好平整的皮,然後勾一杓扮著含著切菜力道與適中鹽度的肉餡,在皮邊邊與翻折起來的縐折之間小心的衡量肉餡的多與少。

多了就容易走鐘膩味,少了卻惹人直嫌寒酸。

難得是精準的對準食量與胃口之間的奇妙平衡。

像極了生活與工作之間的無盡的跌宕起伏。

捏緊之後,努力煮熟。

期望餵飽了自己也餵飽了別人。


2.
總能在人群之中得到一些一個人沒有的感受。

讀到一些似是而非的訊息,因為判讀而得到許多的樂趣。

像是對於「曖昧」的徵兆往往過於熱衷,以致於讀出來的故事太過瓊瑤或流星花園,儘管兩者我都沒有認真的讀過看過。

像是,對於「嫉妒」過度解讀,使得人群中總有一些爾虞我詐的宮廷鬥爭影子。

又或是,邊說邊笑的途中,漫然飄過的一絲氣味。

可能是咖啡渣的殘餘,可能是潤髮乳的甜香,又或是剛出門回來身上那種風塵僕僕,偶爾也會有份土或是濕氣的味道。

見到從陌生到熟悉的面孔,從熟悉又讀出更多熟悉。

認真想起來,一場專心致志的互動,比一場編派過的傳奇故事還要好聽的多。


3. 
生活中多少還是有些對於可能性的想像。


仔細想想,博士生的生活並身體上的要求不大,不太算有太清楚的朝九晚五,不太有一大早要逼自己起床。
    
多數的時候可以晚睡,可以早起,身體相當自由。空堂沒事,可以跑去運動、吃飯。壓力真的太大時忍不住讀兩段書,看兩段影片哈哈大笑。
    
絕大部分的疲憊都是在心智上的。那種與資料、研究架構的枯坐相對無言。那種面對巨大研究生涯深怕走錯的步履蹣跚。那種一次比一次浪潮一樣的自我懷疑跟設限。還有,那種最終根本問著對於社會究竟有什麼用處,進退維谷的尷尬時刻。
    
另外真正的學習也很耗費心神。真正的讀書跟寫作都是必須動用所有的記憶力、思考力、想像力和耐心。一點一滴磨出最終其實還是不怎麼滿意的文字。
   
這麼寫著寫著總覺得這些文字描述的情境一點都不吸引人。不過被問起或聊到,總是忍不住笑笑的說,自己還是很喜歡自己這份「工作」。總是會這麼樣,毫不經意的就溜出這麼一段話。
        
儘管薪水不高,剛好賺夠生活費,可以偶爾買買小東西,想買書的時候買書,想找資料的時候閱覽全世界的文庫。
     
每天學一點新東西,即使是輸入一兩個統計軟體的指令,多看懂兩個單字,增加一兩篇文獻的摘要,也能興奮半天。
   
假期即將過去,學期即將過完。覺得努力的許久,成果有限。    
  
卻沒有怎麼覺得太難過。

走對了路吧。也許是吧。



4. 
把日常活成一種美感。

既不博物館,也不素描水彩。

沒有印象派跟達達主義,沒有想不起來的那些派別的猙獰名詞。

純粹就一個馬克斯筆下的拜物教信徒而活著。

聽自己的慾望為樂。

也是一種沒什麼負擔的過法。



5. 
溝通很多時候不需要精通一種語言。

只需要深諳人性之中最難熟稔的技巧:耐性。

多數人都聽得懂耐性的語言。


6.
與自私者決裂。

覺得自私是這個世界上最划算又最可惡的投資。

自私者善於把價值直接硬生生在大腦裡交換成另外一種價值。他們/她們深諳此道,熟悉到幾乎把這當作是等價交換工作的一部份。

大聲的向世界要著他們/她們為了自己自私所付出的「勞動」成本。

笑著說累了累了,其他人怎麼都不理解我的人生充滿挫折呢?

對於不自私者而言情感是永恆的勞動剝削。

不過因為同仇敵愾而生出來的友情,堅硬的難以擊破。

大概吧,在自私的循環不要出現的那天以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