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雜想: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與老師討論完研究的傍晚。算完幾頁的統計,肚子叫了起來,起身準備回家吃飯。
 
系館的靜寂讓腦袋的聲音變得獨佔而唯一。貌似孤單的時刻,瞬間膨脹出了一種不可一世的唯我獨尊感,彷彿說些什麼想些什麼,這個世界總有人會想要聽。
 
讀到一句在臉書上別人的抱怨與生活的抒發,觸發心情上的一些小細節。忍不住想著自己要怎麼把這樣的情形講的更深刻。可笑的動用著自己有限的描述能力,硬是創造了一段為賦新詞強說愁的語句。想說擺在Facebook上,彌平一下自己因為太過於靜止的生活而幾乎沒有動靜的心情起伏。(應該說,沒有起,只有伏)


原本想要說的一段話是:

「覺得留學生活中最難,也是最珍貴的,就是能夠從熟悉不已的「生活-抱怨」互生的圈子中解放出來。並且體悟到「延遲」的時間與空間,對於這個互生關係的影響。當真正很累很想抱怨的時刻,儘管依然像是留學前(移動前)那樣脆弱而苦惱,總會在某個很底層的地方,意識到自己身邊的人、事、物,還有相對應的語言、文化全都從根本上不一樣。因此一種近乎病態的堅強就會相應而出,拿出來撐過那些困頓的時刻。而一旦真正遇到熟悉的人,想要抱怨時,往往講出來的已經不是那麼一回事。聽起來總是沒有那麼苦,沒有那麼澀,眼淚也沒有像是當下那樣的沈重。

於是移動讓人變得堅強,卻也讓人變得很孤獨。

至少對我自己而言,理性跟感性永遠只能擇一。至少,在重要的事情上是如此。」

 
誰知道詞句變成概念,概念抽象成理論,理論又撞擊最近以來思考的現象,居然一瞬間貫通了新的理論問題。也讓目前我的研究興趣的研究主題之間,包括移動、移民、中介機構、關係、家庭與現代性多了一個有機的連結。

實在是忍不住汩汩湧現出來的靈感與彼此的連結,深怕理論跟靈感之間因為之後的疲憊而消逝。因此一上車子就立刻找了個座位,開始寫了起來。這麼一寫就是四十分鐘,寫到車子的玻璃都因為體熱而起了厚厚的白霧。還揮手趕走了一位因為怕我昏倒而走進觀看的年輕女生。

說來一點都不稀奇,想通的其實也就是「時間」、跟「空間」兩個面向的改變關係。
 
太過於一頭熱鑽研文本,導致思考中都是對於教育、對於移動與對於人際關係一些行為的假設。忽略了他們之間更廣大的秩序關係。其實也就是時間跟空間的關係。而熟悉了這個基本的秩序關係,其實真正的質、量化之間的研究差異就沒有那麼明顯,也都在某一種同樣的觀點下「變化」。同時,學科之間的分隔也沒有想像的那麼嚴格(除了寫作、出版之中的那些現實考量之外)。
 
而令人覺得真正奇妙的是,這些有關於世界的觀察起點,總是起自於深刻困頓的好幾個日子之後,才終於會出現。也就是說,一味的在「學術」或「理性」的框架裡鑽著,就無法開展出這種巨觀的、多重的觀點。
 
當然學術的問題還需要被實際的case證明與展示。但是在這個時刻,僅僅對於一直以來總會飽受自信心與能力質疑的自己,提出以下的說法: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嗯,好的句子就是這樣。儘管老到都掉牙了,還是忍不住拿起來品嚐一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