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可能很輕很輕的人生,就要用很長遠很溫柔的方式,來講自己覺得重要的話。
  • 396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free的附庸風雅

從小其實沒有特別喜歡舊書。沒有本事像是文青一樣,對於舊書店的種類、家數,如數家珍。對我來說,新書的手感、香味還是好了許多。那種輕撫書脊時的滑順感,或是感受新書時那種摸到邊邊的有稜有角。比較可以扎實的表現書給人的興奮感。

另外,總覺得青少年時的自己習慣了對於新書的等待,因此連塑膠套子的觸感,也都一併喜歡。那種打開瞬間,忍不住讀起第一章、第二章,看到欲罷不能,廢寢忘食,大概終究是只能回想。
 
而年輕時零用錢總是比不上工作後的自己。不喜歡買鞋、買遊戲的我,總是把錢一有空就丟到書堆裡,買一兩本新書。目的倒不是充實自己,而是在熟悉的小團體裡,得到一種地位的認同。以及,如果是最早買到的,那種作為一個「迷」的睥睨一切的爽快感。

現在回想起來,自己大概是所謂的愛看書型阿宅,或是喜愛書帶來的集體歡騰(collective effervescence)感。
 
舊書對於我來說,唯一吸引人的魅力,只是同樣的文字,卻又便宜許多。剛到台中的時候,發現離家近的幾個書店很隨性的賣著成把的舊書。我總是一有空就去挖挖找找。不是每次都能找到自己喜歡的書。
 
總覺得自己沒辦法想查令十字路口那樣,沈迷書的點滴跟來龍去脈。在交換書的過程中得到快感。

嗯,當然,這輩子遇見的出版書籍很少真正的絕版。除了我當初真的很喜歡的桑貝畫集,還有我努力的蒐集了許多本的<<馬賽林為什麼臉紅>>。
 
回想起來,自己跟舊書一直沒有真正的連接起來。真正的原因之一,恐怕是無法想像書的擁有者的模樣。最多只能在封面找到乾乾硬硬的簽名。最多,有些胡亂的筆記,還有隨性的簽字筆痕跡。往往我還很感激這些作者,沒有把書破壞的讓人無法辨認它原本的模樣。

不過在這裡的free book很不一樣。每次的堆疊裡,總是可以看到某些知識系譜的影子。就像工作社會學的書旁,總是會多放著幾本階級、聲望的書。如果是教學社會學,旁邊多會放著一些影音聲帶,或是一些舊得令人愛不釋手的理論書籍。
 
又或是,總能從中讀出一些這個老師的思考影子。像是今天回頭見到的書堆,座落著氣候暖化、環境與生物醫學的書刊。還有幾本科幻小說夾雜其中,陳年的再生紙質,黃黝黝的封面,越翻越覺得,在自己熟悉的事物當中,唯一耐得起物換星移,恐怕只有書這一項了。
 
然後很喜歡在很不經意的角落發現一些對於知識的喜愛與幽默。那個「free」的紙條上,往往都會多上那麼一個「:)」的笑臉。或是一個饒附戲劇性的「!」好像深怕只是寫著「free」就太過於嚴肅了。於是經過的結果就是,我往往被那些紙條給停了下來,純粹為了那個笑容,覺得教授大概很希望書送到有心人的手上吧。
 
走在走廊裡思考著這些,慢慢的走向了角落的書堆。

發想著,已經以寫作、讀書為業的我,究竟還喜不喜歡知識和讀書呢?
 
想著自己好像浸淫著某種得天獨厚,工作與學習、休息,全都在相輔相成的選項裡。又想著,所謂的生活與學術之間的關係,在研究所的過程裡,居然就這麼不經意一點一滴的移轉到了腦袋之中。對於教育能撼動思考的程度,又多信了那麼一成。

慢慢放下書,終於,還是很現實的想起了自己就算喜愛與愛不釋手,也讀不完世間所有的書。

於是當作是品一品書中作者用盡力氣的寫作,還有前一個讀者的用心凝視。把這些全都讀成了故事,寫成了今晚的附庸風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